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废墟里的教堂(abo)

像是《恶心》结局的后续一类的东西…

搞事搞多了偶尔也想认真写一些浪漫点的东西…但是似乎效果并不好

———————————————————

在这个经历了扫荡战的城市郊外竟然还有一座未被炸毁的教堂。卢西安诺庆幸地在这里找到了一口水井和一些还没有发霉的面包,并将此作为了他们暂且居住的地方。

他和恋人一同在教堂门口一块倒地断裂的石雕上勉强坐下。眼前的世界除了挥之不去的硝烟味就只剩下被夕阳染上残红的天空和一望无际的断壁残垣。

战争还没有结束,他和爱因斯都完全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没有了战场上的争锋相对也不存在私宅中的锦衣玉食,如今的两人都只是亡国的流民,被遗落在一片孤寂而荒芜的废墟里。

没有足够的物资,他们都不知道彼此什么时候会死去。卢西安诺无奈地靠在爱因斯的臂弯中,后者轻轻抚摸着恋人白皙到病态的脸颊与略微隆起的小腹。卢西安诺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这个孩子出生的那一天。

爱因斯或是看出了怀中人悲伤的心情便又抱得紧了些。暗色的军服上看不见太多的灰尘与污渍,只是他怀疑卢西总有一天会穿不下这件衣服,而且寒冬就快要来了。尽管饥饿令卢西越来越瘦弱,但肚子里的孩子却依旧在一天天成长着。


或许是巧合爱因斯在教堂的一角找到了几箱略显破旧的衣物,大概是有人逃难时丢弃于此的吧。尽管这种时候没有什么可以挑剔,卢西安诺却依然试图在里边找到几件款式好看些的。

忽然间他在黑灰中看见了一抹白色,他小心翼翼地将那件非同寻常的衣服抽出来,竟发现是一条高腰拖尾的婚纱长裙。
爱因斯瞥见了恋人眼中的一丝期许。毕竟他们的关系从头到尾连正式的告白都没有过。自己以往强硬粗鲁的行为也或多或少留下了些弥补不了的歉意。

于是他走上前去将那件衣服提起在卢西安诺身上比划比划,对方脸上的红晕全在不经意间化作了自己嘴角的笑意。


晚霞的光透过五彩斑斓的玻璃窗映在满是尘埃碎铄的教堂祭坛上,仿佛将之全部染成了鲜红的玫瑰花瓣。十字架下没有神父,宾客席上空无一人,只有身着着一套破旧黑西装的爱因斯为他的新娘戴上草芥编织的指环。

-End-

—————————————————

结婚,结婚,在废墟里的教堂中穿着破旧的礼服安静地结婚,没有任何人打扰,只有安静的浪漫与长情的誓言

评论(1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