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自杀专卖店

梗源同名电影。

战争结束后的经济危机时期AU

无业游民独X自杀专卖店店主伊

很雷,ooc,负能产物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

爱因斯无所事事地站在黑暗中街角的路灯旁,看着飞蛾在所不辞地扑向灯泡的玻璃罩子,然后被烫坏了翅膀掉在地上奄奄一息。

下水道里翻出的臭味儿令他厌恶地皱了皱眉,右手伸进外套的口袋拿出了打火机和烟,点燃了叼着深吸一口,将视线移到了对面那家晚上十点才刚刚亮起灯光开始营业的店。

那是他的老战友开的店了,擦得透亮的玻璃窗映着布置得华丽精巧的店面与货架,可货架上的漂亮瓶子里边放着的却是些不同口味的剧毒东西,谁叫那位老朋友是个无比恶趣味的家伙——自杀专门店,便是这家店的名字。

爱因斯站在街角继续抽着烟,看着这家店今晚的第一位顾客走进了门。来者是一位头发杂乱,穿着廉价西装又醉醺醺的中年男子。听卢西安诺说这样的人便是这家店的主要服务对象。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恢复并没有前两次理想,三年前的世界经济危机又使得通货膨胀急速加剧,无数国际大公司倒闭裁员,活不下去的那些家伙就只好能来这样的店寻求解脱。

而卢西安诺的店又有些特别之处,这位情商极高又是个化学天才的意大利人很懂得该怎么做生意。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自杀商品一应俱全,每月十三号还有新品发布上线。各种尺寸的刀子手枪和麻绳是基本款,而像什么桃子汽水味儿剧毒饮料,加了毒药的鲜嫩炸鸡排,还有致命棒棒糖,附带高压电的高音质耳机等等都是卢西安诺的专利发明。

按照他的话来说,自杀即是自行选择告别这个世界的仪式,就算不做得隆重也不能太过随意。使每一位客户死得开心是他的目标,毕竟自杀这种事一生也就只有机会做一次,他可不期待有死得不满意的客人回来特意给他点个差评。

那家店爱因斯曾在开业大酬宾时进去过一次,打趣地问老朋友他能不能买麻绳回去玩sm却被恶狠狠地赶了出来,其实爱因斯就算真有这样的兴趣也找不到陪他玩的人。在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里他认识的还活着的家伙也就只剩下卢西安诺了。失业之后的生活太过无趣,但他并没有光顾卢西安诺店铺的兴趣。因为那些漂亮的小瓶子在不打折的情况下可比奢侈品香水还贵,而他的口袋里已经没有能够支付他下一顿饭的钱了。

他看着刚刚走进店门的家伙走了出来,叹了一口气之后将那瓶东西对嘴灌了下去,然后绝望地倒在地上断了气。

”Cazzo!!!(意大利语脏话,相当于f*ck)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死在我店门口!!清理尸体服务的钱你可都没付给我呢穷鬼!”

随着那人的倒下,骂骂咧咧的声音突然打破宁静传入了爱因斯的耳朵,是他的老朋友卢西安诺出来了。那个棕红色头发的意大利人依旧穿着他的黑衬衫和白大褂,一幅救死扶伤的医生摸样,实则是个残忍冷血的恶魔。

“哟!这不是老朋友爱因斯吗?来进店里坐会儿?要自杀的话或许我可以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给你五折优惠?”

“我可没兴趣买你的那些价值连城的小东西。我还不想死。”说着爱因斯跟着卢西安诺走进了店门,坐在收银台前的断头台形高脚凳上仔细打量着店里陈列的货品。

“说吧,你来找我干什么?”卢西安诺从前台的柜子里拿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来,给爱因斯和自己各倒上了一杯,看到了爱因斯迟疑的眼神后轻笑着端起他的杯子亲自喝了一口证明无毒,对方才算是放下了心。

“放心吧,我不会毒死你。我可不想浪费这些价钱不低的小玩意儿。毕竟这年头什么生意都不好做,而且我的店可不会有回头客。”

爱因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卢西安诺云淡风轻的笑,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卢西安诺的笑容背后到底在想些什么,这家伙在十年前他刚认识的时候可还没有那么老成。

他想起了他们初次见面时卢西安诺的笑,刚入伍的十七岁少年脸上没有岁月的风霜,也不存在虚伪的表情。

“找你闲聊。”爱因斯啜饮了一口红酒,将视线移到了卢西安诺身后用意大利语写着的“自杀专卖店”的招牌上,“最近日子越来越难过,当年一个编队里的那几个同伴都死得差不多了。还记得那个红眼睛的日本人吗?前两天刚传来他切腹自尽的消息。”

“葵啊……”卢西安诺淡然地叹了口气。天天与死亡接触的人几乎已经习惯了接受这样的消息。当他看着爷爷、哥哥、至亲的家人和朋友们一个个都选择了死亡以后,悲伤的情绪也都渐渐淡化成了漠然。

“我说,你做这个生意不就像是在间接杀人吗?自杀这样的行为可是不会被天主宽恕的。”

“噗,手上鲜血不比我少的人竟然还会跟我谈天主。别在我面前装出一副虔诚教徒的样子。要是信天主可以有饭吃我也不会开这家店。”说着卢西安诺抬起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这个点了却还是没有第二个客人,今天的生意真不怎么样。

“人生真的很无趣,而我只是在帮那些人解脱罢了。”卢西安诺又笑了笑,手撑在前台上拖着下巴,“帮那些想活着的人活下去便是好人,而帮那些想死的坏人去死便是坏人,同样是帮忙,这样的界定可真是太不公平了。”

“那你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本只是想跟唯一的朋友叙叙旧的爱因斯并不太想听这些令人反感的歪理。

“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

卢西安诺沉默了,看着窗外黑色的天空他打了个哈欠,过于安静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了起来。

爱因斯隐约有点不好的预感,他并不想惹怒卢西安诺然后再一次从这里被赶出去。他也从未觉得卢西安诺的笑容里总有真实的开心,他甚至有些淡淡的焦虑,被自己如此质问的卢西安诺会不会像他的无数个顾客一样绝望地选择用那些漂亮的小玩意儿了解自己的生命。

明明曾是一个在战场上为了祖国与战友拼杀后都会去教堂祈祷与忏悔的人,明明曾是一个在小酒馆里要到了姑娘的电话便欣喜地向他炫耀的人,明明曾是一个会在他抽烟时生气地制止然后让他注意健康的人。

现在却变成了这副对生命漠然冷血的样子,每天重复着他口中无趣的生活为一个个绝望的人结束生命。

不应该是这样的。

打破沉默的是店门推开时带动的风铃声,进来了一个脸色忧郁灰暗,看起来只有十几岁出头的小姑娘。

“欢迎光临自杀专卖店!今天周三所有商品七五折哦!要不要尝试下新品的葡萄味剧毒棒棒糖?可以享受折上折优惠哦!一根仅需25欧元!”

面对客人卢西安诺又摆出了那幅职业性的虚伪笑容,爱因斯嫌弃地别开了脸,一想着过会儿那个活生生的女孩子便将马上死去,他有点想再点根烟。

“钱不够?唔……那可不行哦,或许你可以看看别的商品?比如说便宜的有麻绳啊刀片啊之类的可以选择。”

“叔叔?”

女孩的声音使正在发愣的爱因斯会过神来,他看了一眼那孩子不知该说些什么。

“抱歉,您长得有些像我死去的父亲……”那孩子无奈地笑了笑,将仅有的一欧元放在了前台的桌板上,“我只有这个了,可以卖给我些什么吗?”

卢西安诺皱起了眉头,他的店里并没有这么便宜的东西。可在他思索结束之前便发现爱因斯已将这个孩子送出了店门外。

爱因斯想着卢西安诺肯定会生气了,在被赶出店门之前他想先回前台去拿会他放在那里的烟。

可是卢西安诺却并没有像他想得那样发怒,而是静静地托着下巴发呆,什么都没有说。

“爱因斯,你说的没错,我活着确实没什么意义,。”

“不,卢西安诺我没这么说过。”

“你的意思不就是如此吗?罪恶、自私、虚伪的我天天做着害人的勾当苟且偷生。可是我这么做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得到了那些钱我解决了温饱,可我并不开心。现在我想死了。嗯,这家店你喜欢吗?要么我送给你好了,反正我也不认识其他活人。”

卢西安诺的语气非常平静,平静得仿佛在开玩笑一样。

“我一点也不喜欢这家恶心的店,但是我要告诉你你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听着,卢西安诺,我爱你。我们可以不做这样害人的事情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或许可以开一家糖果店,或者做除了毒药以外你擅长的东西。我们可以在阳光下散步,可以给贫穷的孩子糖果,我会为你准备你喜欢的晚餐。我不想看你杀人也不想看你去死,你他妈给我好好活着。”

爱因斯走到了前台后边紧紧地摁着卢西安诺的肩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番令人肉麻话来,但此时他并不想再去管什么语言组织了。他想自己也许在十年前便爱上了卢西安诺真诚笑着的样子,可是那样的表情他已经很久未曾见过了。

“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如果可以那样活着的话。”

卢西安诺笑了。作为回应爱因斯将他拥在怀里,拖住他的后脑勺吻了下去。

“但是爱因斯,抱歉了,自杀专卖店里可没有无毒的酒呢。”

 

-End-


评论(2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