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家暴、洁癖、花店的小段子

主异色/常色有/伊双子亲情向有/黑白独友情向有/很随便/大概是假的/有一些是和@瞎鹰哑枭 这家伙讨论的剧情,诶对我还擅自用了他的猫奴爱因斯的设定/
—————————————————
◆洁癖
卢西安诺小时候一直非常嫌弃弗拉维奥的洁癖属性,觉得和那样子的强迫症生活在一起简直是活受罪,直到他成年了和爱因斯同居后才意识到了家人爱干净的重要性。
当他看着被爱因斯和爱因斯养的好几只猫弄得乱七八糟的卧室不禁想念起了那个会帮他整理东西的好哥哥。
“爱因斯!滚过来把你的衣服裤子文件啤酒罐毛绒玩具逗猫棒还有安全套收起来!过会儿弗拉维奥要过来看到客厅里这样会气绝身亡的!”
“爱因斯!是让你把安全套收起来不是打开来!弗拉维奥还有十分钟就来了!”
“爱因斯!谁跟你说我要不戴套的…你他妈给我轻点!”
当弗拉维奥在弟弟家门口按了第三次门铃回应都只有喵喵喵和轻微的嗯嗯啊啊时他便意识到了自己还是不要进去了比较好。

◆家暴
路德维希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爱因斯在大半夜地叫出来喝酒了,要不是费里西安诺回了意大利去办事不在家他可一点都不想理这个倒霉的大学室友。
据他所知爱因斯明明几个月前才结婚家庭状况却不怎么幸福,他家那个在外人面前看似开朗温柔的意大利小伙子在家里实际上是个天天会对爱因斯施行家暴的家伙。
从爱因斯带着一道疤的半边脸上红通通的手掌印和睡衣+外套的服装打扮就能看出今晚他估计又是被卢西安诺赶出家门了。他独自一人落寞地坐在街边小酒馆的吧台前点了一杯黑啤,看到路德维希来了才对着老朋友疲惫地扯了扯嘴角。
然后路德维希便只能不太情愿地坐在爱因斯旁边听着这个清醒时沉默寡言的家伙发酒疯,哭着喊着卢西安诺对他究竟有多狠,竟然会因为他在家里抽烟就扇他一巴掌,还会因为他双休日不肯洗碗就不许他上床……
听着这些羞耻的事迹路德维希不禁为这位老朋友感到可悲,虽说卢西安诺在大学时便是散打社社员和击剑比赛冠军但是凭着爱因斯的一身肌肉也绝对不可能打不过他。
他突然因为费里西安诺的温柔可爱而感到庆幸,想念着把自家妻子抱在怀里软软手感的同时有一点好奇卢西安诺和爱因斯既然天天吵架究竟为什么还要在一起,这个问题甚至比费里西安诺的思想还要难以琢磨。
他有点想离开了,与其在这里听这个醉鬼诉苦还不如回家好好睡个安稳觉…但碍于面子他又不好意思离开,只能按捺着情绪留在这里坐着。
终于在爱因斯醉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着自己应卢西的要求被迫穿上女仆装的经历时路德维希忍不住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他已经感到忍无可忍了。
“太丢人了,你离婚吧。”
“可是我爱他!!”
说完了爱因斯便趴在桌子上大哭了起来,路德维希实在不想把这个体型和自己差不多又神智不清的家伙拖回自己家去,便无奈地用爱因斯的手机拨通了卢西安诺的电话。
“喂?你这个垃圾还他妈有脸打我的电话?干脆滚出去了就别回家了!喂?垃圾你说话啊!喂喂?”
“路德维希?啊非常抱歉刚刚我情绪有点激动。爱因斯他在你旁边吗?他现在怎么样?喝醉了?在哪里?嗯好我马上过来…谢谢你了。”
大概五分钟之后卢西安诺便出现在了这家小酒馆的门口,一看到那抹棕红色的头发爱因斯便毫不注意形象地冲了出去把比他瘦小多了的施暴者抱在了怀里。
“卢西!”
“喂!爱、爱因斯你干什么!你给我松手…啊晚上好啊路德!”
“卢西!你不许叫其他人的名字!”
“垃圾你发什么疯…快点跟我回家…”
“好…我们回家…”
然后路德维希就看见爱因斯把卢西安诺整个人横抱了起来愉快地走回家,卢西安诺边红着脸推推搡搡边笑着跟路德维希道了别。
他们估计回家之后就和好了吧。
路德维希感觉自己渐渐能够理解他们会在一起的原因了。
然后他就更想抱费里西安诺了。

◆花店
路德维希在花店门口犹豫着自己究竟该送什么花作为费里西安诺情人节玫瑰花的回礼,那个玫红色眼睛的花店老板夸张的形容令他觉得并不怎么可信…费里西或许并不会像那人口中的“每一位渴望幸福的情人”一样钟情于红玫瑰也不会像“所有美丽的恋人”一样因为收到了店主亲自设计的经典款捧花而感动万分。
“卢西安诺的花店”,这家店以后还是不要来了…这位对着经过的每一位姑娘说着“Ciao bella”又利用自己的漂亮脸蛋拿着一支支玫瑰花含情脉脉地对她们讲“不带走我便将花带走吧”的营销策略真是令路德维希感到瞠目结舌。
谁又知道他那些没有明码标价的花到底值多少钱,自己又有没有被他讹了一笔。为了赴约不迟到他并没有去别家比对价钱的时间,再三犹豫之后还是带着一捧香水草离开了,估摸猜想着费里西安诺在收到花后的反应却没有注意到花店老板复杂的神情。
“今天营业额不错吧?”说话的是某个金发紫眸的花店帮工。
“是啊,刚才那个一看就是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家伙,没送过花哪会清楚现在鲜花的行价。”
“生意好我有没有提成。”
“钱是没有,但我可以送你点花。”
“那我不把花带走是不是就可以带走你。”
“做梦。”


评论(15)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