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色彩(abo扑克设定)[5-6]

挺出乎意料哇这篇文竟然还有人催……其实主要时隔太久我自己都有点懵逼,原来想好的剧情基本全都忘光光了(捂脸

几天前的存稿,本来打算再写一章再更的…但是懒了。

真的还有人看的嘛哈哈哈哈

 上篇戳这

———————————————

【五】绯红

 

       标记完成后的卧室里满是各种液体交织混杂的暧昧气息,路易斯满足地深呼一口气,而一丝不挂躺在他身旁的卢西安诺却依旧紧紧抱着被子止不住地发抖。

       是冷了吗……还是标记的时候弄疼他了。良久路易斯才从方才的疯狂中回过神来,将那个眼眶里满是泪水的孩子抱在怀里,温柔地拂过额前略显凌乱的头发。他知道标记的过程会很疼,但是没关系,因为在那结束以后卢西安诺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他会成为自己的妻子,没有人可以拆散他们,也没有人伤害得了他,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他答应过的,他会保护卢西安诺。

       那个骄傲无比又极度任性的卢西安诺小骑士,那个会被自己抱着哭哭啼啼的孩子,那个在自己曾经最落魄的时候,坚定站在自己这一方帮助过他的人。

       “卢西安诺,我爱你。”

       所有往事仿佛历历在目,他深爱的人现在就像十年以前那般躺在自己的怀里,如美梦成真一般的满足感萦绕在他的心头,直到一个冰冷的巴掌恨恨地扇在自己脸上。

       是卢西安诺。

       “人。渣。”一字一顿地说出诋毁的语句,那个人挣脱了怀抱坐直身子,胸膛上满是刚刚被迫留下的粉红色痕迹。

       被打得愣住的路易斯第一反应是招呼值守在门外的侍卫,但马上他便意识到打自己的是卢西安诺,久别三年之后,不相信自己身份的卢西安诺。

       “卢西安诺,听着,无论你是否相信,我就是爱因斯。为了为父亲,兄长和你报仇,我使用了王储的名字继位。其中具体的细节以后我会告诉你,但是请你现在别害怕……也别难过。

       “毕竟我答应过你……我会保护你的。”

       卢西安诺的头脑早就乱成了麻,他没有办法接受,因为他印象中的爱因斯永远是那个不受宠爱,逍遥自在而完全与王位无关的王子,那个拥有世界上最好看的紫色眼睛的人,那个答应过,会保护自己的人。

       这一切……真的不是骗局吗?

       就算是骗局……又该怎么办呢?自己已经被永久标记了啊……自己已经……

       “卢西安诺,不早了,快睡吧。你要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明天早上起来再说好吗?”

       话音刚落,哭声便传入了路易斯的耳朵,卢西安诺像是在怀念某个人一样背对着路易斯紧紧地抱着被子。在哭声越来越细微直到转变成了平缓的呼吸声时,路易斯安心地再次把人紧紧搂在了自己怀里。

 

       卢西安诺醒来的时候卧室里已经空无一人。阳光透过厚重落地窗帘的间隙洒在了被单上。他揉了揉因为昨晚的哭泣而难以完全睁开的眼睛,发现自己的身上被穿上了一件有些过于宽大的白衬衫。

       踩在华丽的波斯地毯上,卢西安诺四处观察着这个陌生的房间,豪华的装潢与布置无处不彰显着主人身为红心国国王无上的权利与财富。主卧房旁边连带有衣帽间与卫生间,从墙上制作精妙的机械挂钟看来现在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这应该是国王处理事务的时间,那么想必自己可以在书房找到他。不过在此之前,卢西安诺想要先去看看另一个地方。

       他在衣帽间中随意找出几件属于国王而于他明显不合身的衣服勉强穿上,尽量选择了较于朴素的款式以免在王宫中过于惹人耳目。

       他要去的地方是爱因斯,确切地说是爱因斯还是个并不受宠的王子时所居住的地方,那也是卢西安诺度过了自己整个少年时期的地方。去往那里的路他在熟悉不过,下楼下楼再下楼之后左转一直走的倒数第三间房,就是这里没错了。

       周围的地毯与玻璃窗上都附上了明显一层浮灰,想必是新王登机后这个地方也早被遗忘了吧。既然如此,房间里的景象大概也不会有多大差别,甚至更加破败,已逝王子的旧居,不过是个令外人觉得晦气的地方。

       仅仅是抱着好奇的心思,卢西安诺推开了那扇熟悉的门,可房间里的景象却完完全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窗明几净的房间里挂满了各色的缎带,彩球与蝴蝶结,昔日小床上的被单花色还与三年前一模一样,而床上坐着的人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粉红色礼物盒,身旁摆了十六只似曾相识的猫咪玩偶——

       “卢西安诺,十八岁生日快乐。”

 

【六】灿金

 

       “那么简单的翻译都做错了啊,你也不看看人家路易斯……“

       “不要再跟我提路易斯了啊!”

       卢西安诺小骑士有模有样地穿上了挺拔的小燕尾服,像是爱因斯的老师一样训导着他在拉丁文翻译上的错误。不过爱因斯可从来没见过坐在自己房间的桌子上上课的老师,但是如果不那样子做的话,卢西安诺没什么办法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矮。

       爱因斯知道自己的小贴身侍卫因为家庭原因从小便有比自己更好的拉丁文基础,自己也不怕被他指出错误,可是他一点也不想听到卢西安诺提起路易斯。尽管他很清楚自己和卢西安诺都打心底的不喜欢那个人,那个人有权有势受宠爱还确实比自己要优秀,可就是一点也不想听到他的名字。因为他很清楚路易斯与他的贴身侍卫压根就看不起他们,他们也从来都不是一类人。

       “我开个玩笑嘛……”卢西安诺感觉到了爱因斯的不悦,便低声为自己开脱道。

       “你搞搞清楚,你是我的,不是那个什么路易斯的侍卫。要是那么想巴结他的话你倒不如晚上回到那个宿舍去找他们啊!”心情不太好的小王子好像有些得寸进尺,摆起了一幅上位者的架子。

       “啧!”而卢西安诺却不可避免得被他的话激怒了,“如果不是为了你能够得到更多国王陛下的宠爱,我还为什么要在这里教你拉丁文想办法帮你提高你的成绩啊!巴结?我会是那种人吗!爱因斯你不要不动脑子就胡乱说话!”

       看见两个小主人生气了,有着棕色花纹的白猫卢卡斯和大黑猫安娜它像是能听懂他们的话一般窜上了小书桌并分别钻进两人的怀里,其他的小猫们也纷纷围了过来。

       “……对不起。”反思了自己错误的爱因斯事先道歉。

       “知道就好……”卢西安诺依旧气鼓鼓的,于是卢卡斯拱了拱他的肚子硬是把他逗笑。

       爱因斯有些胆怯地瞥了一眼小卢西脸红着故作严肃的样子,在歉意越发深刻的同时感觉卢西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哥哥,我如果学习成绩更好的话,父王会不会更喜欢我。”

       恰逢卢西安诺回家探望父母的日子里,唯一一位与爱因斯同父同母的哥哥尼可拉斯也从边疆的战场上回来了,与黑桃国的战役持续了多年,没想到最终竟然以将公主远嫁联姻的方式结束。

       身为一名为国家奋战立功的骑士,此时此刻尼可拉斯的心情很郁闷。一想到本国的公主将要许配给自己曾在战场上兵戎相向的帝国王子,他只觉得这是对自己莫大的羞辱。此次归来父王对待自己的态度也远不如从前,可那又能怎么办呢。即使自己现今如此落魄,面对年幼的弟弟的发问,他当然也找不到拒绝回答的理由。

       “一定会的,爱因斯,所以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来为哥哥,为父王争光。”

       “那么,假如父王喜欢我了,我是不是就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了?这次被嫁出去的公主殿下,以前在王宫里就像是我一样的不受宠爱……”

       听着爱因斯的话尼可拉斯只觉得更加心酸,那么小的孩子便已经开始想这些了吗……究竟是该喜或是悲他无从得知,只是轻轻揉了揉爱因斯金色的头发。

       他想到了自己出征途径梅花国时遇到的那个心仪的修女姑娘,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决定自己的婚娶,那该有多好。

       虽然第二性别还没有形成,但是从种种征兆中尼可拉斯可以判断自己的弟弟必定会是一个alpha或者beta。要是他以后能够像他所说的一样如愿以偿,那便是最好不过的了。

       “男孩子大丈夫要先想着提升自己再去想保护别人,只有等到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这样的问题才能得出结论。”

       “足够强大……”爱因斯有些半知半解地点了点头。脑海里浮现出了那天晚上卢西安诺敲响自己房间门时的景象。自己变得强大了之后,就可以保护卢西安诺了对吗?

-TBC-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