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f(x)=

弄点甜腻腻的糖
我流糖 欧欧西
数学老师X高中生
————————————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卢西安诺难过地打了个哈欠,到老师家复习过夜的结果就是一大早要比平常更早地起床出门。他混混僵僵地给自己寄上安全带,理了理皱巴巴的校服然后看向了坐在身体左侧的人。

视线停留在那张好看的侧脸上,清晨的阳光透过挡风玻璃洒进车内惹得有些刺眼,将那个人金黄色的发丝映得几乎在闪闪发光。卢西安诺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看着爱因斯熟练地启动引擎然后驶向去学校的路。

这几天是期中考试的日子,而今天考的科目有数学和生物。昨天晚上特意去数学老师家请教了题目的卢西安诺似乎依旧并不怎么安心。昨天重申过无数次的公式又忘掉了,第三套模拟卷的最后一题解题思路又是什么……

马上就要考试了啊卢西安诺!你在想些什么!

每当他的眼神停驻于那些繁琐无趣的数字符号时脑海里却还是总是浮现起贝什米特先生的模样。他的恋人——也是他的数学老师。

虽然自己往常天天借着学习的名义去爱因斯家实际上都是为了做其他不可描述的事,但是昨天晚上,起码是昨天晚上他敢保证自己是真地在好好学数学。

毕竟是数学老师的恋人…假如数学期中考再考不及格的话…再怎么辩驳也有些说不过去。

可是他恰巧就是最不擅长这门学科,也就因如此他才会总是被负责的老师留下来补习,继而发现了学习与身份之外的对方内在有趣的灵魂。

想到这里卢西安诺不禁乖乖从书包里翻出了复习资料,看着昨晚爱因斯帮他一道道整理分析的题目。熟悉的字迹工工整整地写在本子上,随着车辆的行驶不断颠簸,他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那要怎么办呢,考试该怎么办?

看着卢西安诺突然认真了起来爱因斯感到有些意外,趁着前面亮着红灯干脆凑过来看了看。

“这道题会了吗?”

“…会啊,这题又不难当然会…”

“来讲下思路。”

“……”

脑袋里一团乱糟糟的根本就说不出来,卢西安诺抵触地闭上眼睛把脸埋在膝上的卷子堆里,得到的回应是一只大手在头顶上肆意地摸揉。

“你考试要怎么办啊。”

“不知道。”

“昨天讲了那么久还不懂?”

“睡了一觉就忘了啊…”

这就是个毫无意义而推卸责任的借口。随着信号灯由红转绿爱因斯将手伸回握到了方向盘上,卢西安诺感觉到他的老师有些不开心了,有些小紧张地坐直了身子,装模作样地一遍遍背诵着公式,余光时不时瞄一眼驾驶座上的人。

然而爱因斯只是看着挡风玻璃外熟悉的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流,听着卢西安诺的声音一点反应也没有。卢西安诺皱紧了眉头,开始像往常一样在内心抱怨着为什么爱因斯不能是个美术老师之类的,就算是生物老师也行啊…?

可是那样的话自己就不再需要他的补习了,也没有机会天天坐着老师的车上下学,也不能背着家里人偷偷地在老师的床上过夜…

“讨厌极了……”

“讨厌什么?”

“数学好难。”

“还有哪道题不会啊?”

看着面无表情地开着车的爱因斯,卢西安诺怂巴巴地指了指笔记本上的题,感到现在并不是自己能像以前那般在他面前闹腾的时候。考试在即,无论是他的恋人还是老师也都肯定不会希望他考的不好。

爱因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好语重心长地耐着性子给学生再讲一遍。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拆解分析,非是要让卢西安诺完全弄懂不可。这是他不晓得已经讲过多少遍的题了,他看见了卢西安诺绞尽脑汁理解的样子才松了口气。如果到了考试前还像以往那般吊儿郎当的话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他可爱的小恋人才不会那样,因为这是个认真起来努力极了的家伙。

你要是能把在床上学习的干劲带到课桌前就好了。看着低头仔细解题的卢西安诺,爱因斯并没有将话说出口,而是凝视着他认真时好看至极的样子,甚至看得太过入神,以至于绿灯亮了都没开车导致后面的司机鸣起了笛。

再过一个红绿灯就要到学校了,太靠近学校了被别人看见可不好。于是爱因斯趁着又一个红灯解开安全带,附身在副驾驶位的卢西安诺嘴唇上留下一个湿腻腻的吻。

如果之前的严厉是老师的责任,那方才的吻就是恋人的鼓励了。

“考试要加油啊。”

“会的。”来自一个满脸红扑扑且正在继续解题的少年。

-End-

评论(2)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