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职业式微笑

国设,与现实生活无关,可能是玻璃渣?
九月初的老物,偶然在备忘录翻到他,自己都忘了自己写过
混个更
—————————————————

【1】
卢西安诺早就注意到了爱因斯最近以来的不对劲,距离今天欧盟成员国会议举办开始到现在他已经是第四次咳嗽到无法抑制。那个人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卢西安诺知道那并不是因为他长期抽烟喝酒所造成的。
他尴尬地苦笑着扯开话题,打破了他的领导先生说到一半而突然停下导致的寂静,稍微圆回了一点场子。
收容难民。
出于所谓的人道主义关怀,是了,那是上司的意思,至少卢西安诺从来都对那些中/东人没有任何好感。
不过他在会议时的表情永远总是一摸一样的——对爱因斯,对弗朗瓦索,对安德烈,即使是被指责意/大利国内经济负增长带给欧/盟的压力,他也会用他标准的职业式微笑予以回应。
只不过是会议过后的状况会稍有不同。
他知道爱因斯今天还会是最后离开的,那个人正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收拾着摊在桌上的文件。卢西安诺还记得上次去爱因斯家里做客时因为里面浓重的烟味而当即忍不住破口大骂的经历。
“他们带来的有什么?极高的犯罪率,好吃懒做地占用本国人民的资源,偷窃,抢劫,诈骗,还有什么事是那些人干不出来的?”
下午的暖阳透过会议室的落地窗投射在卢西安诺新定制的西装外套上,他看着爱因斯顺带也理了理手中已然整齐排列的文件。
“那是上司的安排,卢西安诺。”爱因斯将嘴上叼着的烟摘了下来收进烟盒里,没有抬起头。
“够了,这就是在把国力一点点拖垮而已,你自己看看你现在已经病成了什么样子。”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
卢西安诺不想让爱因斯知道自己是服用了超量的药物来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健康的,尽管那是事实。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瞒不过爱因斯。
毕竟是那么多年的盟友了。
“我觉得我们或许需要一个休假。”收拾完东西的爱因斯再次挺直了他的腰板,拍了拍卢西安诺的肩膀。
这个举动让卢西安诺不怎么舒服。


【2】
一个星期之后卢西安诺在米/兰看到了那位金发的德/国人。这是与国家层面无关的私人会晤,坐在沿街的露天咖啡馆里没人知道谁是所谓的国家代表,也没人愿意去想那些令人倍感烦琐的工作。
爱因斯用他不怎么标准的意/大利语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和卢西安诺一样的意式浓缩,然后在日常的寒暄之后两人便相顾无言。
喝完咖啡之后爱因斯掏出了手机开始盯着那块液晶屏看些什么卢西安诺不知道的东西,卢西安诺觉得无趣,在无聊到了令他也想掏出手机的前一刻他瞥见了街角站着的一个人。
他惊呆了——真的,那个人的样子和爱因斯几乎一模一样,从身高,体型,到五官,样貌,甚至左脸上的一道疤痕都连一丝一毫的差别也没有。
而那个家伙身边站着的人则更加使他惊叹到了不禁暗骂出一句意大利语脏话,那简直就像是镜面中映照而出的自己一样。
“喂,贝什米特。”
他叫住了盯着手机看的爱因斯,原本在内心稍微有一丝丝期待的卢西安诺却只看到了金发的德/国人稍稍皱了皱眉便恢复了日常平静无比的表情。是真的很无趣。相比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卢西安诺只觉得街角那两个人更加勾起他的兴趣。
那两个人像是熟悉无比的样子。卢西安诺也不知道他和爱因斯认识了几百年下来到底能不能算做是熟悉,但至少他不可能会像街角那人一样牵起他的手,再堂而皇之地拥抱着交换了一个吻。
瞬间觉得非礼勿视的卢西安诺从那两人身上移开了视线,却在无意中和爱因斯四目相对。依旧是沉默,卢西安诺只觉得气氛比那两个人出现前甚至更加尴尬了一些。
无奈之下他也低头想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却发现里边空空如也。
又被偷了。
倒也没关系,那些私密性文件的密码向来都只会是国家代表先生的面部或者指纹。反正除非是国家消亡,国家代表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生老病死。
也不可能拥有感情。


【3】
卢西安诺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算作是在干什么。是陪邻国的代表参观旅游还是和朋友在河边散步。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将河面上映得一片橙红色,两个人依旧一言不发,他们也不知道对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卢西觉得即使是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的境地他也习惯性地拘谨。他不会像那些普通的意/大利人那样和他的朋友热情相拥,因为对方是一个“国家”,而自己也是一个“国家”。
即使他们同时也都是一个“人”。
河畔的街市上随着夜幕的降临亮起了灯光,街头艺人表演着各种各样的节目,人们载歌载舞地欢呼,拥抱,享用美餐和美酒,而那两个人依旧像是局外人一般沉默不语地看待着这一切,像是看一场戏一样。
也就是在一瞬间卢西安诺有了一个荒唐至极的设想,他想到假如自己也和下午所见到的那个人一样牵起了爱因斯的手带着他扎进热情的群众里一起喝酒,一起跳舞,笑着调侃那个人的死板与从未上线的幽默细胞,然后再交换一个充斥葡萄酒与烟味的吻。
妈的你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pizza店,那里的葡萄酒也很有名,走过去只要五分钟,你意下如何?”
“不错。”
在阑珊灯火中爱因斯看见卢西安诺的脸上依旧是会议上那样标准的职业式微笑,总之从来从来没有变过。

-End-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