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色彩(abo扑克设定) [7-8]

 我又更新了我真棒!!(闭嘴吧根本没人看你

异色扑克(已然被我无视的)abo设定,依旧是私设一堆,这两章都是两个家伙小时候的故事。

下一章就可以掉马了!啊!掉马!

[1-4] [5-6]

—————————————

【七】澄蓝

       随着初春的暖阳与微风拂过小雏菊的花瓣,爱因斯知道卢西安诺的八岁生日就快要到了。等那个孩子结束假期回到王宫后两人便会形影不离,到那时候他便没有时间再去准备礼物,所以礼物的事情需要在最后的一个星期里做完。

       可是金发的小王子现在却依旧没有任何头绪,没有了玩伴顿时感觉百般无聊,只好坐在卧室的地板上摸着猫咪不知如何是好。送蛋糕?那只要去麻烦一下厨师先生就好了;送书籍?那卢西安诺有的是。送花朵的话…?是不是太女孩子气,卢西安诺不会喜欢的吧。

       到底要送什么呢……

       现在的自己根本就一无所有啊。

       皱着眉头的小王子在积满灰尘的古老箱子里找到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打开之后他看见里面有一把剑。

       凭借着模糊的记忆爱因斯想起了那是他十岁生日的时候父王大人赠与他的礼物,一把比起卢西安诺的骑士授勋剑而更加适合小孩子学习剑法时使用的剑。由于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后来也得到了哥哥送给自己的更适合的剑,这把剑便一直被收在了箱底。卢西安诺那么喜欢练习剑术,他应该会喜欢这样的礼物吧……

       是啊,卢西安诺总是那么认真,有那么努力地让自己变强。无论是剑术,文学,算数还是艺术,他总是会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到最好。

       可是就算是那样子的卢西安诺也会有脆弱和悲伤的时候,也会有……需要别人保护的时候。

       保护我是父王委派给卢西安诺的工作,而当卢西安诺需要我的时候保护他,即是我与他身为朋友的责任。

 

       “爱因斯,谢谢你!!”

       虽然没有隆重的宴会,华丽的三层蛋糕和如云的宾客,但是当卢西安诺看见了爱因斯的卧室里用彩球和丝带精心布置的派对和礼物时,还是忍不住激动地扑到爱因斯的身上抱住了他。

       爱因斯感觉到自己脸上现在红得发烫,心跳的速度比平时要快上好多,嘭嗵嘭嗵地仿佛马上就要蹦出胸腔。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用僵硬的手拍了拍卢西安诺的背,又揉了揉小骑士柔软的玫红色头发,嘴唇张张合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爱因斯,你知道吗?我在皇宫外的这段时间里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千万不能说出去哦!”

       “好。”即使卢西安诺已然松开了环住他的手,爱因斯却感觉自己心跳比刚才更快了,可是他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我在城堡后花园的围墙上发现了一块砖头松动的墙角,移开砖头后会出现一个可以让人出入的洞口!”

       听到卢西安诺一脸兴奋地说出他发现的秘密,爱因斯即使有些惊讶于戒备森严的皇宫竟然会有这样的纰漏,又觉得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希望落空。

       “那得赶紧去告诉父王修缮好才行!”

       “你在想什么啊爱因斯,那么好的机会你要白白放弃吗?”

       “你想干什么?”

       “我说你呀……”卢西安诺有些不耐烦地双手抱胸摇了摇头,“现在是初春,皇宫后花园肯定要打理,国王陛下也派人安排好了下周就要重新修缮后花园。到时候城墙砖头松动这样的问题难道不会被发现吗?”

       “可是早一点发现为什么不……”

       “你听我说完啊!”卢西安诺俨然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口气中带着点教训的意味,“你说说看你,从出生以来离开过这皇宫几次?不是在重人护送下的又有几次?”

       “唔……”

       “那样子还有什么好玩的啊!你肯定没有去过河边的广场看着人们载歌载舞,也没有看过市集里琳琅满目的货品。你可是王子啊,连红心国首都都未曾真正见过的红心国王子,臣民们听着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吧!

       “这是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的机会啊爱因斯!难道你在担心不安全吗?放心吧,瓦尔加斯骑士会保护您的!”

       是你自己想出去玩吧……爱因斯差点就把真相说出了口。即使他心里清楚悄悄溜出皇宫这样的事不太好,可是卢西安诺所述的那些栩栩如生的景象他也确实是从来没见过。要说毫无好奇之心也是假的,毕竟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他不知道。

       看在既然是卢西安诺生日的份上……那么还是答应他的邀请吧!

 

       毕竟是扑克大陆上四大国之一的红心国城堡,即使城墙上有一块被挖空的地方,也是一处隐藏在树林之间的隐秘之地。小孩子们不会去也不想去思考此处纰漏的来由,只想要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溜出宫禁森严的皇宫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后花园里本就没有什么巡视的士兵,更何况爱因斯原本也只是一个就算消失一两天也不会被人注意到的王子而已,稍加乔装就算走在街上看起来也和寻常人家的孩子并无两样。

       城堡距离城市主街有一小段距离,但是卢西安诺却好像对这一切布局无比熟悉。早在皇宫的相处与生活中爱因斯便曾听闻过一些卢西安诺讲述自己以往在各处游玩的经历。那是他从未真眼目睹过的世界,而那样子的世界现在却清清楚楚地摆在了他的面前。

       这几日里正值春日祭典,晌午的市集热闹非凡。河边的小广场上有流浪的音乐家们组成的乐队一起演奏着欢乐的歌曲,脱下繁重冬装换上轻薄新衣裙的姑娘们满面春风地与小伙子们畅谈聊天,小孩子们撒欢地互相追逐奔跑着做游戏,不远处还有商店店主大声吆喝春日新货的声音。还有那些花香,果香,和烘培店刚出炉的面包散发出的麦香,琳琅满目的新鲜事物充斥着爱因斯的五感,使得他甚至有些目不暇接。

       这真是……太奇妙了!

       就算是圣诞节的王宫派对也不可能会有这么热闹和盛大,虽然没有那些奢华的装饰与宫殿,但是却以人们的欢笑声编织出了一个更朴实而自然的欢乐世界。

       爱因斯感觉到自己的手脚正随着他从未听过的市井音乐微微摆动着打节奏,即使碍于莫名的面子不敢像普通小孩一样跳起舞,却也忍不住想要投身加入进这个奇妙的世界里去。

       卢西安诺……会愿意跟自己一起跳舞吗?

       “卢西安诺,这里人好多,拉紧我的……”

       在脑内将几句简单的话语重复演习了无数遍的小爱因斯害羞地提出了邀请,却发现话还未说完,那个小骑士却已经消失在了一望无际的人海里。

 

 

【八】深灰

       当卢西安诺意识到自己与那么小王子已然走散的时候显然已经晚了。身处在晦暗肮脏的贫民窟里,此时此刻的他还没来得享受和爱因斯一同偷跑出来玩的愉悦,便不得不只身一人面对这个社会残酷的阴暗面。

       他在嘈杂拥挤的人群中不知不觉间被挤进了这个同市集上的欢乐景象截然不同的地方,那仿佛是一个春风与阳光永远触及不到的隐秘之地。下水道中散发出的恶臭笼罩着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那些如同蝼蚁一般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

       虽然他来过这个市集许多次,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发现,更没有进入过这样的地方。他揉了揉眼睛,有些害怕又止不住好奇地往那个深不见底的小巷子里看过去,来自卢西安诺的陌生目光仿佛是照进黑暗中的一束光,照亮了那些人分食着从市集上偷来的新鲜面包的景象。

       很明显他们对于卢西安诺的态度并不怎么友善,当身于暗处的那六七个人的眼神全部都注目于他身上时他不禁感到有些害怕。他瑟缩着往后退,却发现巷子门口已经被一个比自己高上许多的男人给堵住了路。

       他们想要做什么?

       卢西安诺很快便从逐渐靠近自己的那群人的脸上都出了答案。本就是一些贫民窟里苟且偷生的家伙,食不果腹,饔飧不济,面对一个脆弱的小孩子,指不定便会做出些什么杀人掠货的勾当。

       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拽着斗篷的布料,不消多时脑海中便很快回忆起了格斗课上学习过的那些知识。现在状况不比上次在宿舍,拼武力他自然不可能斗得过这些大人,但是比起贸然行事还是冷静下来更为重要。眼下两路被封无从逃跑,外面的声音太大即使自己用尽全力呼救也不一定能成功,可是就凭腰间一把防身用的小刀又怎么可能获胜呢?

       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害怕地颤抖着。……卢西安诺你在害怕些什么?就凭你这么懦弱也配说想要成为能够护卫红心国的伟大骑士团团长吗?

       爱因斯,你想他做什么?指望着本该由你来保护的对象来解救你吗?每次遇到问题都要别人帮忙,你怎么就那么无能呢!                                    

       正当这个可怜的小骑士就要走投无路的时候,却忽然听见了一串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至近,直到看见一匹身着镶有皇家骑士团徽章马具的高头大马停在了小巷门口。

       “是尼可拉斯王子殿下!”

       在皇家骑士团团长的面前自然不再敢有人闹事,没等尼可拉斯说话那几个人便逃跑一般地隐到了巷子深处里,而卢西安诺则被尼可拉斯弯腰抱到了马背上,坐在爱因斯的身前。

       “你没事吧卢西安诺!”

       “还好来的及时,你看他这不还安然无恙吗。”

       兄弟二人如释重负地交谈着,庆幸到还好尼可拉斯正好骑马路过市集,被爱因斯撞见了才赶忙搬过来当救兵。可卢西安诺却一直沉默着直到二人被尼可拉斯送回城堡都没有说话。

       “以后想出去玩就让爱因斯告诉我,别再自己悄悄溜出来了,太危险。”听了爱因斯将整件事情说完的尼可拉斯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把两个小家伙送回了他们溜出来的城墙边上,以方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而掀起些什么不必要的动静。

       卢西安诺还是一直没有说话,爱因斯估摸他可能是刚才吓坏了,便也没多说些什么,应该再过一会儿就能好起来吧。

       看着自家弟弟和那个孩子回宫以后,尼可拉斯皱起了眉头,沉思片刻之后调转马头驶向了城堡大门。

 

       “怎么啦,到底怎么啦卢西安诺?”

       明明是自己过生日,可卢西安诺今天却好像是整个城堡里心情最郁闷的家伙,甚至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好过来。拉好窗帘关掉灯之后,爱因斯将烛台放在床头柜上,爬上了自己那张对他来说略有些高的床给躺在上面的卢西盖好了被子。

       “是被那些人吓到了吗?”

       “还是怪我太晚才能救你呀?”

       面对爱因斯诚恳地提问卢西安诺全然视而不见,只是别过头去将脸埋在被子里整个人缩成团装,就像是在故意回避爱因斯的意思。

       “告诉我好不好啊,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听到了朋友这个词的卢西安诺终于转过了身看向爱因斯,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好像含满了泪水。    

       “我没有怪你。”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

       “因为我在想事情。”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你答应我不许告诉别人的话我就说,连尼可拉斯殿下也不行。”

       “好。”

       “那是因为……”卢西安诺再次逃避地用被子捂住了头,“因为明明我应该是保护你的那个人,可是每次都是我闹出了事情要让你来保护我!我,我怎么就那么没用呢!这样懦弱的我却还想要去皇家骑士团,想要去成为伟大的骑士,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难道你在因为这个而难过吗?卢西安诺,我们是朋友啊,朋友之间互帮互助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了吗!卢西安诺明明那么厉害,剑术,拉丁语,功课什么的全都比我要好,所以,不要再自责啦。”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其实……只要你一直留在我身边就好……”

       最后半句话的声音特别特别轻,轻到了同爱因斯近在咫尺的卢西安诺都没有听清楚的程度。即使如此得到朋友安慰的卢西安诺依旧感觉释然许多,没过多久便沉沉睡去了。

 

       “所以……”直到相似的话语从路易斯口中说了出来,“求求你,卢西安诺,一直留在我身边吧……”

 

-TBC-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