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我👀独伊激❤情视★频

标题是文名儿,我不卖片👋

搞事情欢脱向,国设,爱因斯独伊圈文手伊厨设定(?

有很多捏造部分以及奇怪的设定啊什么的,不喜误入)

 —————————————————

【1】 

       “……以上是意大利关于财政援助的申请。”

       “不予通过。”

       “这是关于欧元储备……“

       “报告第三部分可实施性太低。”

       “这是……”

       “本次会议结束,下次再议。“

       如果不是因为有其他国家代表在场的话,卢西安诺或许会直接一气之下将那些他熬夜多日整合完的报告全部叠起来狠狠砸在爱因斯的头上。

       他愤怒不已地瞪了一眼那个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的德国人,然后不太礼貌地把椅子一脚踹回了桌子旁。其实不只是对卢西安诺一个,今天的欧盟成员国会议上爱因斯的脾气简直比来姨妈的姑娘还要差,板着一张脸又紧锁着眉头,面对谁的提案和报告都只是不予通过,需要整改,下回再议;整个过程中不耐烦的程度堪比憋急了的时候排队等厕所。

       其他的国家代表还是第一次看到一贯认真的爱因斯先生对会议工作如此敷衍了事。即使好奇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也只能在退场时远远望着正滑动手机屏幕的他叹一口气。

       而此时此刻的爱因斯却完全不在意那些人对自己的想法。他只身坐在会场主持的座位上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lofter首页却依旧没有看到特别关注的更新。都已经连续三天没更新了啊……刷了良久依旧没有新消息的爱因斯只好表情痛苦地关掉了app的页面,将手机搁回了锁屏。

       锁屏上那个戴着猫耳头箍身穿情(嘿)趣女仆装的红发青年插画似乎和刚刚被他气走的某个意大利人长得很像。

 

【2】

       “+我👀独伊激❤情视★频???”

       爱因斯第一次看到这个奇怪ID时几乎是崩溃的。

       他差点把喝到一半的啤酒吐了出来,半躺在沙发上换了个位置,又揉了揉眼睛确保自己不是假期里睡太多而导致出现了幻觉。

       即使他很久以前便听说过现在互联网上有很多人在写一些奇奇怪怪的BL同人文,可却从未想过竟然会写到自己头上来。而且人气最高的cp竟然会是他和那个叫卢西安诺的意大利小伙子。虽然实际上如果说他自己不喜欢卢西安诺那也是假的,但起码他没想到过那些疯狂的家伙竟然能从那一丢丢官方媒体的报道照片里稍微有些亲密的话语和举动中便yy出一整篇愈万字的R18。

       这都是些什么伤风败俗的东西啊……爱因斯无比震惊又兴趣十足地翻看着这个自己偶然看见的ID主页,传说中独伊圈人气最高的太太,人称“卖片哥”的文画双修大佬,长篇连载保持着日更三千加的状态,还时不时会画个几张唯美无比的插画或者刺激的R18小黄图。据说三次真实身份是一个可爱的高中生妹子,而从其文章和画作之露骨来说只令爱因斯更为咋舌。

       虽然看高中女生写的关于自己的小黄文的感觉实在有些奇怪,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文中的自己好像并没有其他作者的文章里那么ooc,可是他还是实在想象不出来那个对于工作严肃又强势的卢西安诺会任由恋人(而且还是他自己)给自己戴上各种奇怪的玩具和服装并主动要求玩一些刺激而新奇的play。

       但要是卢西安诺真的有那么乖巧可爱的话……

       爱因斯突然感到莫名的兴奋,把那些无比有趣的图片一张张保存了下来,然后开始细细品读着那些刺激的R18文。

       我靠……卢西安诺真的太可爱了。

       他为自己脑内极不健康的内容而对自己暗恋的同事感到抱歉,却依旧害臊地翻看着那些同人并情不自禁地像看见偶像的追星少女一样激动地捂住了通红的脸。

       

【3】

       然而在简单地了解了这个所谓的独伊圈之后爱因斯发现并不是所有人的粮都像卖片哥的粮那么好吃,绝大多数基本都是ooc成了霸道总裁小娇妻或者重口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什么杀人喝血还用血画画……不不不可爱的卢西安诺就算凶是凶了点,但是他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还有那些写自己是变态抖S的,即使他确实是有这方面的倾向没错可也不会离谱到把恋人绑在小黑屋里天天XX或者强X,多p的地步。那些可怕的玩意统统被自己划进了雷文的范畴,绝对不会去看。

       至于最好吃的粮,那肯定还是卖片哥的了。

       令爱因斯讶异的是,卖片哥的文章并不仅仅是人如其名那样的露骨和刺激,其中掺杂的复杂剧情与真情实感则比R18更触动他一些。

       特别是卖片哥最著名的那篇二战paro。众所周知那段敏感的历史即是他与卢西安诺关系最好的一段时间,却也是两个人心中无法打开的结。那么多年过去了,残破的记忆碎片逐渐在岁月中愈发地分崩离析,可是那篇文章却像是把那些模糊的碎片全部拼凑起来了一般,在爱因斯看来近乎是完美地重现了当年二人之间的情境。就算结局是不可避免的BE,爱因斯读完后却有一些莫名的欣慰,仿佛还对那些不堪回首的陈年旧事释然了一些。

       可是他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

       还少了些什么,卖片哥的文章里未曾提到的东西。

       尘封的记忆就如同被唤醒一般,爱因斯不断回忆着独家放松的往事,然后打开了手机自带的备忘录app。

 

【4】

       卢西安诺真可爱……卖片哥画的卢西安诺真可爱……卖片哥也好可爱……

       刚和卢西安诺讨论完工作回到家的爱因斯感觉生活真是幸福无比,自己好像无时无刻不被可爱的事物包围着,令人满足极了。

       卢西安诺自然不可能知道自己暗恋他还写他被自己*的事情,因此爱因斯便可以为所欲为地脑补各种各样不好的事情,然而原则便是绝不在卢西安诺面前露出蛛丝马迹。

       不然会被当作是变态的吧……不行,这太有损个人形象了。

       可是当习惯了可爱事物了之后,一旦失去一下下也难免使得爱因斯无法适应。

       就比如上次欧盟成员国大会的那天之前,卖片哥竟然以期中考试复习的名义连续三天都没有更新。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一时间丧失精神食粮的爱因斯简直烦躁到连正牌的卢西安诺都不太想搭理。说实话他觉得自己这样的状态很奇怪,原本明明是因为喜欢卢西安诺才去看卖片哥的文,可现在比起真实的卢西安诺他却更愿意沉浸在那个卖片哥给他编织的美梦里。

       “叮当咚当叮。”

       随着提示音响起,他的手机屏幕也亮了起来。卢西安诺自然不会没事儿干给他发消息,而他唯一开了消息提示的两个特别关心中的另一个便只有卖片哥了。

       自从爱因斯也注册了一个lofter账号并以“种土豆的”的名字开始创作同人文了之后,他没想到那位卖片哥竟然对他的文章感到到无比喜爱并还主动要求要和他扩列。虽然加了之后也并没有看到激(嘿)情视频,但是爱因斯却有些特殊的成就感。

       “真的,他们太可爱了,我恨不得马上就看到他们结婚。”

       “结婚,他们去结婚,然后&*)(%¥*……&*”

       以上便是爱因斯在卖片哥的空间里看到她没事儿干就会嚎一嚎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爱因斯会有一些小小的惭愧,毕竟按照目前他和卢西安诺的关系来说他并没有办法实现卖片哥的欲望。

       在交谈中两人之间也越来越熟悉,从刚开始只是商业互吹和交流脑洞到后来一起闲聊吐槽各种三次元的小事情。比如说卖片哥常向他抱怨自己的德国人老师太严肃苛刻又对他凶巴巴,而在网络上伪装成普通公司职员的爱因斯也会变相地吐槽一下卢西安诺今天在会议上又怼了自己。

       总之两个人的关系在交谈中越来越熟,甚至到了卖片哥决定要出本并到cp201漫展上贩售的时候,还拉上了爱因斯一起。

       “土豆er!印刷已经搞定了,宣图也做好了准备发。”

       “贺电,你效率好快啊,最近学习不忙吗?”

       “都搞定了你放心hhh,对了我决定漫展上要出那篇女体化猫耳娘设定的卢西安诺!”

       “哇哦,那么可爱你不怕我是什么变态大叔会把你拐走吗。”

       “哈哈哈土豆er你是拐不走我的。”

       “为什么?”

       “因为……因为不告诉你哈哈哈哈。对了土豆er是男孩子啊不考虑一起出个爱因斯凑独伊吗hhhh”

       “可以是可以,但是那样子你估计就真的会被我拐走了哦。”

       “不存在不存在。”

       爱因斯就等着卖片哥这句话了,自己出自己的cos这样子就算再像那也只是“还原度高”而已,否则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身为国家代表还去漫展买本子的话就得戴上口罩墨镜之类裹得严严实实,着实不怎么方便。

       他有些期待着和卖片哥的见面,还脑补了一下凹凸有致的年轻女孩子穿上社情的猫耳娘小短裙的画面。说实话他觉得这就像是约会一样。卖片哥以她的作品中的卢西安诺的形象与爱因斯见面,而爱因斯一直以来所喜欢的“卢西安诺”实际上却也不过是卖片哥文章中的“卢西安诺”而已。那个真实的卢西安诺无论如何yy却依旧只是一个对自己严肃又高冷连笑容都不屑于给一个的家伙,不可能改变。

       

【5】

       爱因斯为了避嫌还特意从某宝上买了一件cos自己的衣服,虽然cos服的质量比起原装货实在还是太差了点。他还特意去化妆平店的免费体验区往脸上涂了点东西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像自己,之后便戴上了摊主证早早出现在了CP201的会场里。卖片哥因为要戴上货物所以会晚一些到,他则先过来准备摊位的基本布置。

       可是他没有想到卖片哥竟然直到漫展开场都没有到,手头上没有本子却眼看着摊位前已经排起了队的爱因斯有些着急,却迟迟没有看见卖片哥的身影。

       直到他看见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红发青年风尘仆仆地跑到自己面前。

       “我靠。”

       那张脸上就算涂了多厚的粉化了多浓的妆他都认得出来,眼前这位就是他那个该死的意大利同事没错了,是的,穿着卖片哥的私设女体化猫耳娘卢西的软妹小短裙。

       “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爱因斯口中嘀咕着,表情夸张到了自己都不敢看的程度,一瞬间的信息量有些太大,令他觉得自己仿佛发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

       “你,你是土豆er!”

       “对,对对对,对对对对。”

       说话的声音却是正常的年轻女孩的声音。我的妈妈呀,原来他……他……

       爱因斯懂了,想明白了,无论是关于卖片哥还是卢西安诺,以及前几分钟还在此两者之间犹豫不绝的自己。他明白了,终于明白了。他感到自己的脸上正弥漫着一种诡异而危险的微笑,并避免自己的眼睛移到坐在自己身旁卖本子的这位卖片哥身上。那件衣服真的很社情,穿在她,哦不对他身上,真的,很社情……

       如果不是碍于还有小粉丝在场的话,爱因斯感觉下一秒他就能从卖片哥那里欣赏到货真价实的激情视频。

       

【六】

       直到漫展结束了,几乎连周围的摊主都全部撤了个干净,眼看四下无人了之后,爱因斯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他嘴巴张张合合不知道该怎样和卖片哥开始他们之间的对话。他偷偷瞄朝那人的方向瞄了一眼,却正巧看见他将裙子里垫着的厚厚一层假胸拆下来的不雅景象。

       “我操你妈。”

       一个标准的卢西安诺嘲讽式微笑。

       “卖片哥,原来你骗了我那么久!你不是女孩子的啊。”看到卢西安诺羞耻不已的样子爱因斯忽然觉得继续欺负他简直不能更有趣。

       明明是原装货的卢西安诺……最可爱了。

       “闭嘴,爱因斯,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噗,卢西啊,其实你真的那么想要的话,应该直接来跟我……”

       “你闭嘴!”

       爱因斯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卢西安诺满面通红气到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也不再去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便拦腰将他抱了起来并深深地吻了下去。

       “爱因斯你放我下去你这个垃圾!”

       “好了好了别闹了,乖啦……你说我们现在是先去结婚,先去吃晚饭,还是先去拍激(嘿)情视频?”

 

-End-

 

番外

       “诶卢西安诺你别急着去洗澡啊这个新玩具还没有用过呢!你躲什么啊你自己在文章里写的一夜七次怎么我才第三次你就不行了?”

       “我操你妈的滚!!!”

       “你别走啊你自己写的捆绑道具放置play哪有你不肯做的道理,就不能像文里那样乖一点听话一点吗!”

       “喂,你别哭啊卢西安诺,别哭啊,好好好,我不做了不做了,咱们去洗澡然后睡觉觉……”

-好了真的End-


评论(21)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