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监狱里爱情什么的果然不靠谱

@瞎鹰哑枭 死缓犯X大学生(点梗1/2)
伪欢脱向,卢西的设定比较恶趣味。然后文里面还有一些比较暴力的成分(和H无关),慎(;´༎ຶД༎ຶ`)

———————————————
【1】
       “喂!那边那个大块头,你不吃吗?”
       爱因斯一回过头便看见了那个昨天刚进来的意大利人,仅凭着那个人讲着一口番茄意面味儿的德语爱因斯就不想和他搭话,但是看在自己可能是几个月以来都没和狱管之外的人说过话的份上,他还是选择了开口。
       “有事吗?”
       “我看你午饭也没吃,晚饭也没吃,哝给你一个面包,再难吃也好歹吃一点是吧。”
       竟然还有这么多管闲事的人吗……从未享受过如此待遇的爱因斯有些难以置信地接过了那个人手里还温热着的餐包,看了看金黄色的漂亮外壳和中间夹着的芝士片露出来的一角,又看了看哪个人满脸期待着自己将之吃掉的样子,于是受宠若惊地咬下去了一口——
       然后他便感受到了被难以形容的剧烈辣味刺激口腔的滋味。

【2】
       监狱里有打架斗殴本就是常事,只要不打到残疾或者打死人一般狱管也就对此睁只眼闭只眼。也就因为如此那些还想着身体健全地出狱的家伙面对某群人的霸凌时也只能忍气吞声。
       缓刑犯,简单来说便是要不了一年半载就会被枪毙的家伙,对于这些早已预知自己的死期并仿佛与这个世界无关的人来说没有什么事是他们干不出来的。
       爱因斯便是其中之一。
       虽然他对于搞小团体欺负别人没什么兴趣,但假如有人惹到了他他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比如说对于这个公然挑衅了他的意大利人。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酒驾被抓的大一学生,没造成事故也不是什么重罪,通常只要在里面待上一个月也就出去了。
       然而在惹怒了某个缓刑犯的情况下,或许他就只能横着出去了。
       喝了十几杯水才把辣味压下去的爱因斯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猛地踹开寝室的房门便将那个惹了事躲起来的卢西安诺给揪了出来。
       看着爱因斯那一身肌肉便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别的服刑者自然也知道此时此刻跟卢西安诺把关系撇得越干净越好。只见那个年轻的意大利人被爱因斯扯着衣领直接拖出了寝室,一直拉到了堆放杂物、鲜有人去的后院里。
       “喂!你放开我!放开我!”卢西安诺拼命呼救着试图引起狱管的注意,很明显他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再叫就打折你的腿。”爱因斯并没有什么耐心,到了点便把人狠狠摔在了地上,撸起袖管准备开揍。
       “喂,别打架啊,有话好好说,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
       还没等卢西安诺把话说完爱因斯便一拳挥向了他的脸,可也就在拳头碰到脸之前爱因斯的裆部却首先受到了狠狠一击。
       还没等爱因斯反应过来他便被扣住了双手不得动弹,紧接着的是腹部被猛踹了一脚,失重跌倒后两眼一黑,大脑里只剩下来自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感以及“咔”的一声。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有话要好好说嘛。”

【3】
       狱内斗殴至致骨折,卢西安诺的服刑时间只好再加上了一个月,同时还需要协助照顾伤员直到对方康复。
       为了活动方便两人被安排到了单独的寝室里,相较原来宽敞舒适了许多。并且爱因斯还多了每日一小碗的病号餐。
       “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太久没打架一时激动下手重了点,不好意思啊……”卢西安诺边说着边用小勺在碗里舀了一勺土豆泥喂到爱因斯嘴边,“放心,这里面没加辣椒。”
       “你他妈的是吃什么长大的啊我靠……”
       爱因斯小心翼翼地移了移身子防止磕碰到绑着石膏的左手,难以置信地张口吃下眼前这个身材瘦削却输出惊人的家伙递来的食物。
       “小时候身体不好,父母怕我被同龄人欺负就带我去学了格斗术,现在看来好像还是挺有用的。”
       这个战斗力不去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好吗!爱因斯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意识到人不可貌相的道理,心酸地看了看自己缠满绷带的左手,祈祷着死后进棺材的时候还能留个全尸。
       “我叫卢西安诺,你呢。”
       “爱因斯。”
       “哦!发明电灯泡的那个!”
       “那是爱迪生。”
       “哦哦,那就是提出相对论的那个!”
       “那是爱因斯坦。”
       “啊抱歉,我是学画画的,化学不太好。”
       “他们俩都是物理学家。”爱因斯有些不耐烦地解释道,不禁有些好奇这家伙的画风是什么样的,和本人一样暴力又恶趣味吗……
       “我在佛罗伦萨艺术学院上大一,你呢?”
       那个艺术学院吗?好像是一所很好的学校……爱因斯不太想告诉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家伙自己下个月就三十岁生日的事实,难道自己看起来很年轻吗…
       “没上过大学。”
       “哇…那你还知道这么多,真厉害。”
       这都是常识吧……爱因斯无奈地张嘴吃下了最后一勺土豆泥。他看着卢西安诺一脸纯良无害的模样,尽然觉得有那么点傻得可爱。
       “认识你真好,我好久没和人说过那么久的话了,我同学和以前的室友他们都不理我也不肯跟我说话。所以我讨厌去上学,因为学校里的人都讨厌我……”
       “为什么?”
       “不就是把颜料盒里的白色颜料和黑色颜料混在了一起……然后给每个人枕头底下放了条小蛇吗……搞不懂为什么这样也要生气……”卢西安诺一脸理所当然地脱口而出,使得爱因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并急忙收回了刚才觉得他可爱的危险想法。

【4】
       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爱因斯越来越觉得卢西安诺是个及其古怪的人。他和监狱里其他那些颓废而堕落的人全都不一样,仿佛对所有的未知充满了好奇,富有朝气又活泼开朗,除了那些总被他当作友好交流的恶作剧之外,和普通的大学生并无二致。
       好在爱因斯底子不错,自受伤一个月之后就能拆石膏了。拆去石膏的那天正好是他的三十岁生日,然而他并没有将此事告诉别人的念头,这无疑将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生日了。等到今年圣诞节的钟声敲响的时候,也就是他的死期。
       “爱因斯!你瞧我看到了什么!”刚从诊疗室里走出来的爱因斯便看见了迎面奔来的卢西安诺,他手里攥着一张报纸,上面写的是今晚会有流星雨的新闻消息。
       “流星雨!今晚有流星雨!”
       “好好好,陪你看陪你看。”
       看流星雨……那是言情剧里的狗血桥段吧,爱因斯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看在卢西安诺如此激动的情况下,还是接受了他的邀请。
       然后他就后悔了。
       他万万没想到卢西安诺竟然会想出爬上屋顶看流星雨的提议,确切地说是强制性指令。要是自己身体健康也就算了,可是他今天才刚刚拆石膏啊……
       小心翼翼颤颤巍巍地爬上了屋顶之后,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却连一颗流星也没看到,只有秋风呼啸而过徒增寒意。没穿外套的卢西安诺不禁打了个喷嚏,爱因斯便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搭在了卢西安诺的肩上。
       “你自己穿,我不冷。”
       “胡说,你都打喷嚏了。”
       “那是偶然啊……啊啾!”
       “……那这样总行了吧。”
       眼看卢西安诺硬是不肯他便只好把外套穿了回去(他真的会好好穿外套吗b),然后伸出双臂将那个人搂在了怀里。
       “这样两个人都不冷了。”
       “唔!”卢西安诺感到脸上有些莫名地发烫,心跳越来越快让他浑身上下都觉得奇奇怪怪的。
       这是为什么呢?
       “爱因斯,我好像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
       “你答应我听完了不把我推下去我就告诉你。”
       又是什么恶趣味的消息吗…爱因斯给自己打了个预防针,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爱因斯!我喜欢你啊爱因斯!”
       还真是意料之外的消息呢……对此爱因斯感到震惊无比又完全不知所措。自己从生下来到现在的三十年里都从来没有听见过有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唾弃,辱骂,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一直以来笼罩着他的从来都只有这样负面的东西,卢西安诺……是唯一的例外了。
       “我也喜欢你。”
       说着他将怀里的卢西安诺抱得更紧了一些,俯下身去含住了他的唇瓣,并在上面留下了一个生涩笨拙而又无比真挚的吻。

【5】
       由于阴天的原因最终两人还是一颗星星都没有看到,卢西安诺反倒因为吹风着凉而发烧了。爱因斯主动担任起了照顾病号的责任,坐在卢西安诺的床边上将碗里的土豆泥用小勺挖起来递到他的嘴边。
       “《!,#%*…~&@--/=?!!”
       “咽下去了再说话!”
       “我是说,原来病号餐那么好吃的吗!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早点生病的!”
       “好好吃!别说这些奇奇怪怪的。”爱因斯皱着眉头摆出一幅生气的样子,并再挖了一勺喂过去。
       “不要勺子!我要你用嘴喂我!”
       “不行!我要是也感冒了谁来照顾你。”
       “为什么!可是之前接吻过了也没有传染给你啊!”
       “别闹了,吃完了再亲你好不好。”爱因斯知道这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便只好自己先退一步。
       “好吧,啊呜。”
       其实爱因斯也说不清楚他和卢西安诺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恋爱中的情侣吗?他总觉得这一类的词汇对于他这样的缓刑犯来说很远很远,可如今他却正在真真切切地感受着这一切。
       抱住他的爱人,吻下去,解开他的衣服,然后狠狠地占有着他,再温柔地抚去他眼角的泪水。卢西安诺就这样躺在自己的怀里,安详而宁静地睡着。
       他从来不会怀疑自己,也不会记恨自己,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这样完完全全信任自己不会伤害他的人。这样的人爱因斯从来没有遇见过,在孤儿院没有,在黑手党里没有,在监狱里也没有。
       就只有卢西安诺。
       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推移,天气也越来越凉,他渐渐看见了远处的窗边上挂起了圣诞老人的贴纸和红绿相间的挂饰。

【6】
       “我不想出去!一点也不想!一点也不想!”爱因斯在帮卢西安诺整理东西的时候,换上了自己衣服的卢西安诺一直在他耳边不断地叨咕着,仿佛是等待着他的回应。
       “你说我再去打残一个人,然后继续留在里面陪你好不好!”
       “别胡闹。好好上你的大学去。出狱不好吗?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你应该可以回意大利和你哥哥他们一起过吧?”爱因斯把最后一个箱子的拉链拉了起来,拍了拍卢西安诺的肩。
       “是啊!可是我不想再看见哥哥和他的西班牙男朋友秀恩爱了!爱因斯,我喜欢你啊爱因斯!”
       “乖,等到明年三月份雏菊盛开的时候,我就能出狱去意大利找你,陪你过生日。”
       “嗯!这个送给你,等明年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再把上了色的正稿送给你!”
       卢西安诺笑着递过来的是一张铅笔画,上面描绘的是那天晚上爱因斯抱着他看流星雨的场景,是很温柔的画面呢。爱因斯看看画又看看眼前的卢西安诺,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就湿润了起来。
       “那好,我们约好了的。你要答应我,以后无论如何都要好好上学,别再跟朋友们做恶作剧,也千万不要再踏进这个地方。”
       “嗯!等到重逢了之后!我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再也不要分开了!”
       “会的。”
       “嗯!”
       “卢西安诺,”
       “怎么了?”
       “没什么,谢谢你。”
       “谢什么啊!应该说我爱你才对!”
       “我爱你,我永远都爱你。”
       卢西安诺笑得很开心很开心,爱因斯也笑了,他最后一次地吻了卢西安诺,然后就在夹杂着笑声和泪水的告别声中,看着卢西安诺走出了监狱的大门。
       对于卢西安诺来说,他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之后迎接着他的将是许许多多的未知和美好的未来,像卢西安诺那样美好的人,终究是属于那样美好的地方。
       谢谢你,卢西安诺,让我在罪恶的生命终结之前,第一次见到了阳光。

【7】
       “爱因斯·贝什米特,团伙贩毒死刑犯,下一个就是你了,站过去吧。”
       “有什么遗言或者要嘱托给家人的吗?”
       “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有家人也没有妻子,直接行刑就行。”
       “这样也好,省了我们的事。”
       “永别了,先生。”
       “砰。”

【8】
       佛罗伦萨艺术学院新一届的荣誉毕业生在自己的新作发表会上被提到了关于爱情的问题,这位年仅二十二岁便获得了众多艺术类奖项的青年脸上一贯的笑容却突然间僵住了。

       过了一会儿,面对台前直播录像的摄像头,他再次整理好了职业式的面部表情,大方地回答说自己目前为止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End-

评论(2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