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双黑太中】Kar98k [1]

-末日,abo,丧尸,无异能,HE

-存活于险境,硝烟与枪支中的危险爱情

-并肩作战的青梅竹马和分道扬辘的昔日搭档

-本人对枪支的了解仅限于以前肝过的少女前线,勿认真

-非常ooc,世界观大概有bug,剧情狗血,后面估计会有车,慎

-有人看我就日更

 

【0】

 

       身着定制西装的青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身侧的车窗便被以肉身硬碰硬的丧尸身上糊作一团的血肉遮去了仅有的视野。虽然他本就没有欣赏窗外黄沙漫天景致的兴趣,可是他更不想见到在一车没有战斗力的仆从护卫之下会有丧尸来袭。

       他是有多少年没见到这种玩意儿了?

       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摸出防身用的手枪,可是他很清楚仅有这几发子弹根本无法面对眼前的危局。熄火的林肯加长车车内长时间生活在安全区的司机与仆人甚至比这位大少爷更为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地从行李箱里掏出这辈子根本没怎么握过的冲锋枪并心急火燎地向警方发出呼救信号。

       毕竟在场没有人想让自己在被啃咬之后变成窗外那样的恶心东西。

       对于车身的撞击愈加猛烈,失去思考能力的丧尸不惜肉身破烂也恨不得能舔舐到一口活人的新鲜血液。中原中也几乎闻到了他们身上那股子令人熟悉的腐臭味,他的大脑迅速运转着思考应对措施。

       毕竟是钢板做的车门,虽然车辆失去了行动能力,但是就凭丧尸来说一时半会儿也撞不开,距离此处的军警哨所如果派出直升机的话半个小时之内肯定能够到场。此时他们最应该做的便是待在车里锁好车门什么也不做,只要等到军警的营救——

       “砰!”

       还没等到中原中也将计划说出口,鲁莽的司机先生边端起冲锋枪朝着爬在挡风玻璃上的丧尸开了一枪。恰巧避开攻击的丧尸毫发无损,挡风玻璃却在一瞬间裂成了碎片。被子弹发射的后座力冲到失神的司机先生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被一拥而上的疯狂丧尸啃掉了一只手臂。

       毒素顺着血液迅速蔓延直到心脏,通过动脉流向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不消多时这又会是一只新的丧尸。胆小的女仆们被吓得魂不附体,可是厉声尖叫也无法使更多前进的丧尸们停下脚步。中原中也骂了几句通常他这个身份的人绝不会说出口的脏话,眼下却无心再去指责愚蠢司机的无知,只好端起手枪进行反击。然而七发子弹射完之后的结果会怎样,他不太敢想。

       活人的血腥味,丧尸的腐臭味,枪口的火药味。

       笼罩了他一整个童年的味道。

       中原中也最恶心的味道。

       原本还能起到作用的冲锋枪在仆人的一通乱射之后即使勉强挡住了一波丧尸,可空旷寂寥的公路上却仿佛还有更多同样的存在,在闻到了活人的气息之后不辞辛苦地赶来。原本挡在自己身前的仆从已然开始病变,当中原中也边寻找着模糊的血肉覆盖之下是否还有备用子弹之时,却突然被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冲击了耳膜。

       中原中也急忙找到了身边所有可以用来遮挡的物体掩盖住重要部位,随后紧接着的是数把枪支连发的穿膛声以及间隙中的上膛声,而在一切再次恢复到了最初的寂静时,中原中也身旁的车门被打开了。

       “中也。”

       是一个熟悉无比又讨厌至极的声音。

       “愣着做什么,站起来。”

       他抬起头,看见那个人将一只熟悉无比的Kar98k扔到了自己怀里。

       “你忘了以前的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吗?”

       太宰治的微笑一如既往,就像是毒品一般有害致命却又令人按捺不住地上瘾。

 

【1】

       “好了,中也如果不快点睡觉的话,被阿姨发现了是会挨揍的!”

       “知道知道,你别光说我,自己也要快点睡!不然以后长不高的话会找不到老婆的哦!”

       “明明是中也小矮子才会找不到老婆吧!”

       “哈啊?怎么可能……阿姨来了!”

 

       伴随着阳光与老旧铃铛发出的刺耳声响,中原中也不太情愿地起了床,和小伙伴一起叠好了破旧的小被子,在阿姨的带领下穿过一道道铁栏杆做的防盗门走进了孤儿院所谓的食堂吃早餐。

       他透过走廊的窗户看见窗外的天空,是一如既往的土黄色。这般日复一日的景致不免使年仅十二岁的他怀疑过自己在书本里看到的“蓝色天空”存在可否的真实性。

       当然,能够站起身,穿过这条走廊走进食堂的只有那些身体健全且精神正常的孩子,天天望着天花板流口水的脑瘫患儿和残疾孩子根本不用搭理,弱智且暴力的孩子也统统用手铐拴牢在了床上。他们中的一些可能从来到这里后就没有下过床,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也都不会下来了。被褥上的那股子令人作呕的臭味刚开始还会令中原中也反胃,时间长了也就都习惯了。

       在那个中原中也看起来蟑螂老鼠比米多的食堂里,日常供应的食物有两种,味道发酸的馒头和漂着几片菜叶子如同猪食一般的粥。

       当然,能抢到馒头的只有那些年长些又长的高大些的孩子。中原中也这样子瘦削又矮小的小孩子就算跑得再快拥上去抢都会被大孩子猛得推开,更甚就是等阿姨离开的间隙偷偷把他打一顿。

       但是好在中原中也每餐总归还是能得到至少一个馒头吃,那是来自他唯一的朋友,一个名字叫做太宰治的家伙。

       那个孩子于他年纪相仿,比中也高一些,却是同样的瘦削又白得瘆人。他和中原中也一样,从记事起便在孤儿院里长大。毕竟他们出生时的那两年全球范围内爆发了名为X的可怕病毒,所以和他们一样父母双亡的孩子并不在少数。

       X通过血液传播,只会被性别分化后的人类所感染。在病毒进入血液后半个小时内病人便会病变成为体温低于常人,毫无思想意识,一旦闻到活人气息便会疯狂啃咬吸食鲜血的怪物,俗称丧尸。杀掉他们的唯一方法便是破坏他们的头部。

       这场巨大的浩劫对人类的正常生活无非产生了巨大的损失,数以万计的人类流离失所,终于在十年前研制出了针对X的专治血清与各国军警的大力清扫处理之后暂且平定了下来。

       全世界被划分为了各个安全区,缓冲区与危险区。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即为安全区,而缓冲区与危险区中仍然避免不了有丧尸的存在。大多数的人类都居住在安全区,然而仍有一些没条件获得安全区居留证的人只能在缓冲区中过活,比如说这家资金紧缺的孤儿院。

       所以孤儿院里那些较为年长且精神正常的孩子会担任起守卫的工作,能够端着一款听说名字叫Kar98k的步枪轮流在孤儿院门口站岗。

       中原中也喝了一口粥,捏着手上的馒头趴在窗台上,看着那些孩子们手上的枪入神。他一直都不太喜欢窗户外的那一层挡住视线的铁栏杆,那就像是书里面写的关押犯人的监狱栏杆一样。即使这个年龄的孩子已然意识到自己身处的地方其实与真正的监狱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太宰治走过来和他一起看,他知道中也看着那些枪在想些什么,因为在这种事情上他们的想法往往会是一样的。

       他们无比渴望着能拥有一把枪。

       一把可以给从小生活在地狱一般恐怖与绝望的境地里的他们增添那么一点点可怜安全感的东西。

       中原中也把剩下的馒头全部塞进了嘴里,用两只小手笔划出了射击的模样:“如果真的能有一把枪的话,我们都能成为很厉害的人吧!”

       “或许吧。”太宰治犹豫地点了点头。

       当然,太宰治很清楚可能性不怎么大。

 

       只不过要直到他们看到了第一个被丧尸咬死的守卫孩子时,他们才完完全全意识到了这一点。

       原本或是在看书或是在玩闹的小孩子们在听到了世界上最嘶声裂肺地惨叫声之后和大人们一齐冲到了窗边,目睹了在一名担任守卫的孩子在另一个孩子去上厕所期间独自遇到了三四个顺着爬过院墙进入的丧尸。从没有实战经验的孩子哪知道要怎么办,扣动扳机乱射几通还是没有打到要害部位,最终却被丧尸围拥而上啃了个干净,剩下一具几乎只剩下骨头的尸体。

       很快那几个丧尸便被大人们的子弹击碎了头部,在这之后小孩子们纷纷同大人们一起围聚到了楼下的院子里。孤儿院所有智力健全的小孩子无一不为见到了那些爬满蛆虫又散发着熏天臭气的丧尸恶心到干呕,可是他们中的大多数并没有注意到的是院长先生和阿姨们的的眼神里透露出了比他们更深的恐惧和害怕。

       一向严厉的院长先生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竟然在把残局整理干净了之后温柔地把畏惧在院子里的孩子们全部哄会了宿舍和教学楼。孩子们纵使依旧心有余金也自然听话地照做了,只有太宰治似乎察觉到了某些异样。

       很明显,危险的异样。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太宰治的直觉从来不会出错。

 

       “你害怕死掉吗,中也。”在卫生间里洗手的时候,太宰治问他说。

       微微泛黄的水流在两人的手上溅起水花,又滴落进洗手池里顺着沾满污垢的下水道口流走。

       “当然害怕了!我可不想被丧尸咬成那副可怕的模样!”关掉水龙头之后中也甩了甩手,用还算干净的手挠了挠瘙痒不止的头皮。要是能有机会用热水洗个头发就好了,他看了看自己几乎全然没有光泽的橙红色头发,并没有把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说出口。

       “可是就这样子活着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太宰治说的话时常会令中也感到无言以对,他愣住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就这样活着究竟有什么所谓的意义。每天住在肮脏的环境里,吃着猪食一样的饭,毫无意义地度过每一天。除了教室里那几本被翻到倒背如流的书和枪支还能给他们一点些微的憧憬与幻想之外,这样的生活与牲畜又有什么意义?

       虽然等到成年就会根据性别分化和健康程度被释放到安全区,可是就凭他们这样一无是处的人,又有什么得以使他们继续存活的资本?

       中原中也皱紧了眉头,他很排斥去思考这样麻烦的问题,即使他的大脑告诉他这是他必须要考虑的。正当思虑困竭混乱之际,他突然又被太宰治笑着说出的话气得握紧了拳头。

       “所以说,中也和我一起殉情怎么样!”

       “去你的!我可还不想死呢。”拳头挥出,即使速度快了几分却如从前的无数次一般被人轻松地避开了。

       “哦?为什么?”太宰治脸上的微笑令中原中也感到有些别扭,这个奇怪的家伙总会露出那样子的笑——与快乐或者欣喜毫无关系,仅仅是为了微笑而存在的笑。

       “虽然现在一时半会我没有办法想出那个问题的答案,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尚是一片未知的未来应该会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去想吧!”

       “希望如此。”

        说完,正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中原中也突然被太宰治握住了左手的手腕。他轻轻地撩开中也额前的刘海,在上面落下了一个吻。

        “你干什么??”中原中也疑惑不解地甩开了太宰治的手,对着那人皱紧了眉。

        “不干什么。”

        被甩开的人只是轻笑着离开,留下中也一个人站在镜子前发愣。他感受到自己的脸颊好像变得比平时烫了一点,还莫名其妙地添了几分心安。

       

       结束了又一天混混僵僵地生活,孩子们躺回了自己脏兮兮的床上。在穿过走廊从教室走回宿舍的路上,中原中也留意到了今天的月亮比往常更亮一些。比起白天的黄色天空,他反倒更喜欢夜晚些。至少黑暗将一切掩盖的逃避,总好比脏污直接展露无疑。

       太宰治与中原中也的床并排,睡觉时间是少有的不受大人打扰的时间段,两个小家伙自然会凑到一起去聊天。中原中也今天肚子格外的饿,由于吃晚饭时太宰不知道去了哪里的缘故他没有抢到馒头。而正当他和太宰抱怨这些事的时候,他又留意到了今天的太宰治比往常的话要少一些。

       “太宰?你有在听吗太宰?”

       其他的小孩子都睡着了,只剩下他们两个好像比其他人都要有精神。

       “我有点想去上厕所,太宰。”良久,中也才听到对方回话。

       “那么晚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好,你把外套穿起来,晚上外面凉。”

       如果不是由于光线过暗的原因,中原中也或许便能轻易看见太宰治的眼睛里透露着这个年纪的孩子断不可能有的复杂神情。

       “喂,太宰,厕所不是往这边走的啊。”

       “嘘。”

       中原中也多少有一些害怕,只好拉紧了太宰治的小手,与他一同在安静到恐怖的走廊里不明方向地前行着。他留意到了窗外的院子里停着院长的车,有几个长长的身影围在了那里。

       “太宰,他们在干嘛?”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他听见太宰的外套口袋里有叮叮当当的金属敲击声,直到他们走到第一重防盗门面前中也才敢肯定那究竟是什么。

       “你怎么会有……”

       “从阿姨那里顺过来的。”

       门被推开,关上,重新锁好。太宰治就这样一言不发地拉着中原中也穿过一道道防盗门,走到了一个他们从未踏足的地方。

       仓库,储放枪支的地方。

       一把崭新的Kar98k被扔到了中原中也的怀里。

       步枪的重量对于年仅十二岁的儿童来说有些太重了,中原中也差点被那把枪的重量压得摔倒。一瞬间突然得到梦寐以求之物的感觉太过奇妙,他愣在了原地,直到太宰治再次说话才反应过来。

       “会用吗。”

       “当然。”他盯着年长些的孩子们操练使用过无数次,比同龄的每一个没接触过枪的孩子都要清楚这把枪要怎么上膛,怎么瞄准,射速,范围,后座力有多少。他凭借着记忆给枪装上子弹并上膛,却恍然意识到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

       “太宰……”

       “拿着,别说话。”

       行动的间隙太宰治也将自己的枪上好了膛,他练习着射击与换子弹的样子认真得就像是发生便将开始战争一样。

       “中也,你知道我们的孤儿院处在缓冲区,也就是丧尸可能出现的地带。然而我们从长大到现在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丧尸,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很奇怪……但是……”

     “我看到了今天事发现场院长诡异的表情,那是在害怕,害怕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来的表情。他是这个孤儿院的最高存在,他如果想要逃离到有重兵城防的安全区,比谁都容易。”

       “所以你晚饭的时候……”

       “对,我用顺来的钥匙溜过去偷听了他们的谈话。所有大人决定今晚一起逃走。他们收到了政府发来的避难通知,得知病毒X发生变异,缓冲区内即将涌现更大批量的丧尸,可是他们没有办法带走孤儿院那么多的人。”

       “所以他们决定了自己潜逃?”

       “没错。而我们如果想要活下来的话……”

       “砰!”

       中原中也听到了,像下午守卫的大哥哥遇害时的那样撕心裂肺的尖叫与同样熟悉的枪声。他突然怀念起了食堂里发酸的馒头和脏兮兮的被子,他意识到自己已然真的陷入了无暇顾及“活着的意义”这样本就没什么意义的问题之境地。他能做的只有战斗,只有提着枪迎击,才能够在险境中活下去。

       他与太宰治心照不宣地对视,两个本就比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成熟太多的家伙在极短的时间内抛开了一切不应该有的恐惧,于彼此的陪伴下做好了握紧唯一一丝生机的准备。

       “要开始了。”

       “是啊。”

 

       -TBC-

好久没有爆肝四点了!我肝疼!肝疼!

第一次写双黑很开心!希望有人看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