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独伊/HE】《在冬天以后》1 入冬·上

HE独伊初恋国设有甜有虐 历史向中篇不定时更

伊万恶人役

以上是【及其简短的食用说明】

本篇是糖w

本文与任何真实组织人物事件无关。

下面正文
—————————分割线————————

第一章 入冬·上

1941年12月的夜晚,苏/联境内。

一场大雪将前几日硝烟四起的战场染成了纯净的白色,滚烫的鲜血滴在上面更显得刺目殷红。

雪夜之中,路德维希用右手托着那被子弹擦伤的左臂,皮靴踏在已有近一尺半深的积雪里艰难地前行着。无情的西伯利亚寒风扬起了黑色呢子军衣的一角,帽檐下细心梳理的金发略显的凌乱。

疲惫的德/国人走进了自己的帐篷,将背上的枪取下放在了桌子上。褪去了覆着一层薄雪的大衣,他观察起左臂上的伤口,子弹的擦伤并未伤筋动骨,携着雪的寒风已然使血液凝固。

路德并不打算浪费绷带,12月6日的那场败仗已经让德军损失了50万人和大量的技术装备,物资的短缺使他不得不勤俭节约。

简单地用毛巾沾热水擦干净了身体,路德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不知不觉间已到了熄灯的时间。正当他放下最新递来的战况报告准备就寝的时候,帐篷外突然响起了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路德放松的大脑倏地警觉了起来,迅速架起枪对着门外那不断前进的可疑生物,做好了随时开枪战斗的准备。

“Ve~~路德~抱抱,抱抱~~”

帐篷外的不明生物猛地冲了进来,却并没有使得训练有素的德/国军官扣动扳机,反而使他板着的脸上多了一丝微笑。

“费里西安诺,都熄灯了还来我这儿做什么,快回去睡觉。”路德维希即使脸上故作镇定地表现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双臂却还是诚实地打开,接住了冲过来的意/大/利孩子。

“一个人好冷好冷,我想和路德一起睡嘛!”费里西安诺紧紧抱着路德维希,冻得通红的小脸儿贴在路德结实的胸前,对一贯宠着自己的队长任性地撒娇。

“外面下那么大的雪,你怎么只穿这么点衣服,连鞋带都不系上…”路德维希松开手,替他拭去棕色碎发上的雪,明明是责怪的话语却夹杂着无尽的温柔。

“Ve~因为想要早点跑过来见到路德嘛~”费里拉起路德的手,对着他甜甜地笑。

“啧,下午不才刚在一起训练过吗。”路德别过脸,掩着泛红的双颊。

“可是傍晚路德就又去前线了啊,战争那么危险那么可怕,我一定要亲眼看到路德好好的才放心呐。对了,路德这次没有受伤吧?”

“没…没有。我哪会受伤呢。”

“不愧是路德呢~”

其实,今天晚上费里西安诺的上司可是严肃地警告了他夜里不可以再到路德维希这儿来,免得明天一大早又要喊腰疼。毕竟现在他们是在不可松懈战场上,敌方苏/联的军队就在不远的地方驻扎,随时都有可能会立即展开一场厮杀。

可费里西安诺哪会管这些,从小缺爱的孩子根本无法忍受在不得知爱的人是安是危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寒冷的帐篷里过夜。他害怕孤独,害怕战争。战争已经带走了一次他爱的人,他绝不希望这样的事情第二次发生。

“Ve~路德,我冷…”

他乖乖地脱掉了鞋子和外套,自觉地盖起被子躺在床的一边,扑闪扑闪地眨着眼睛,像只小狗般巴望着路德躺到自己身边。

路德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躺上床将费里搂在自己温暖的怀里。

“这样就……不冷了吧。”

“还冷还冷。”费里有些坏坏地笑,将小嘴故意凑到路德唇边,贝齿挑逗地咬着薄薄的下嘴唇。

路德哪里经得住怀中小人儿这般的诱惑,直接了断地吻了下去,不安分的舌轻轻地滑进费里的口中,贪婪地品尝着他朝思暮念的柔软。在舌尖交织的一刹那,费里顿时感到全身一阵酥麻,浓浓的情意充斥着大脑的每一根神经。

“路,路德…我…还是……冷……”

“来…把衣服脱了…就不冷了哦…”
————————————————————
第一章结尾就要开车我真是吃枣药丸hhh

喜欢的话麻烦嗯一下小爱心w

有建议的话麻烦评论告诉我w

感谢阅读mua

2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