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独伊/HE】《在冬天以后》4 圣诞·中

两周没更新了这篇文。这一章完全是以自戏的感觉在写…所以可能ooc得比较严重……

伊万恶人役

前文请走:

1 2 3
————————————————————
在气候温暖的亚平宁半岛长大的费里西安诺是极不习惯西伯利亚的严寒气候的。路德维希看着他裹着厚厚的大衣瑟瑟发抖的样子,一心软便以“今天是圣诞节”的理由取消了费里西安诺今天的训练,自己则回到军营中继续处理各种事务。

费里西安诺不喜欢听路德维希和德/国军官讨论的那些严肃的军机战况,更不喜欢那些凶巴巴的德/国军官可怕的眼神。尽管那些人多少知道这个软弱的意/大/利人和他们的祖国大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却也会趁着路德维希不注意的时候给费里西安诺几个白眼看看。

然而也怪不得他们——毕竟意/大/利军队给他们惹下的麻烦所造成的不仅是路德维希身上的几道伤疤,更是大量的物资损失与人员伤亡。

比起面对这些不开心的事情,费里西安诺更愿意好好珍惜今天这个难得一见的好天气——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尽管气温还是很低,这位不知已经有多久没见过太阳的意/大/利人却还是不肯好好听路德维希的嘱咐待在帐篷里。 

他穿着路德宽大的衣服和路德帮他系上鞋带的靴子,感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大衣上留着费里西安诺熟悉的气味—来自战场的并不好闻的火药味。

他悄悄地离开了军营,追着暖阳一直往东走,所到之处皆是粉妆玉砌的世界,空旷宽广的道路上满是白白软软的雪。道路的两边是无边无际的针叶林,雪花将一棵棵高大的西伯利亚松全部染成了白色。

这么美的一幅景色,要是路德也能看到就好了呢!

积雪盈尺的路并不好走,费里西安诺走累了,在针叶林里找到一块大小合适的石头,抹掉上面厚厚的积雪坐下来歇息。

斑驳的阳光透过树枝洒在身上,四周安静得只剩下呼吸的声音。他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反正过一会儿还能顺着脚印找到回去的路。

再说,假如真的迷路了,路德他一定会来救我的,一定会找到我把我带回去的。

脑海里一浮现起路德维希的样子,费里西安诺便情不自禁地傻笑了起来。

路德啊,他总喜欢皱着眉头,看起来很凶,像是永远都在生气。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对我非常非常的好。

他总是那么可靠,那么一丝不苟,对待所有的事都很认真,永远都可以完成上司的命令,永远都可以打胜仗,永远都可以在我最危险的时候赶到我的身边。

他还跟我约好,等战争结束以后…

等战争结束以后…

突然刮来的一阵寒风,打散了阳光,又摇下了树梢上的雪。费里西安诺脱下厚厚的皮手套,把大衣的领口拉得更紧些,指尖无意触碰到了路德维希送给自己的铁十字项链。

那是签订钢铁协约的时候,路德送给我的项链。

他将项链取下来在手里把玩。金属的项链上带着自己的体温,每一个细节的做工都精致无比。

与路德带着的大铁十字勋章不同,项链上的吊坠比一般的铁十字更加小巧,中央刻着的是张开的橡树叶——这是十年前的款式,新版本上被替换成了纳/粹的万字标志。

记得基尔哥哥曾经告诉过自己,铁十字是德/意/志精神的象征,每一个德/国战士都以获得它为莫大的荣誉。自己在德/国的军队中也无时无刻不见到佩戴它的军人。

而路德将这样的东西送给我,送给总是量产白旗,一遇到亚瑟和伊万就哭着逃跑或投降的我……

他说过,会永远保护我的。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路德了呢!

费里西安诺将铁十字紧紧地握在手里,站起身来开心地转圈圈。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孩子,想起那个拉着自己的手说喜欢自己的孩子。

路德和那个孩子真的很像,却也有些许的不同。

他们生长于同一片土地,他们有相似的相貌,他们对自己都特别特别好。

只是,那个孩子已经不在了,那个曾经拉着自己的手说一起重建罗/马/帝/国的孩子,已经消失了。

罗/马爷爷也是,神/圣/罗/马也是,他们都消失了,消失在了无止尽的战争里。

没有国/家喜欢战争,如果不是上司的命令,他们根本不愿意杀伐。

“万能的主啊,求求你让战争快些结束,希望路德能够平平安安。”

而我自己,也要努力起来,不能总给路德添麻烦!

一想到罗/马爷爷和神/圣罗马,费里西安诺总是会悲伤起来,通常在这种时候,他总会扑到路德的怀里,让路德抱着自己哄着自己才能好过来。

明明才一会儿不见就想路德了呢。

费里西安诺用手擦干湿润的眼角,拍拍大衣上的雪,寻着来时的脚步迫不及待地往回跑。

厚重的衣服和积雪让他的行动十分不方便。一个不小心,他的左脚绊到了右脚,头朝地径直摔倒在地上。

幸好地上都是软软的雪,费里西安诺并没有受伤,艰难地爬起来后还可以继续往前走。

但是在他走出了针叶林回到大路上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旯下了什么。

是铁十字项链!

他这才想起来方才摔跤的时候下意识松开了手,手里的项链也不知飞到了什么地方。

“那是路德送给我的…之前已经被哥哥丢掉了一次,我找了好久才找回来的…”

“到底去哪了……去哪了……”

他发疯一样地跑回针叶林,跪在雪地上到处找那枚小小的铁十字。

可是他找不到。

“铁十字去哪了……路德给我的铁十字去哪了……”

他不断地自言自语,在雪地里一寸一寸地找着那枚对他来过意义非凡的铁十字。

可是他找不到。

不知不觉间,天空飘起了雪,起初他以为那只是风吹下了树梢上的雪,但是当雪大得让他注意到的时候,来时的脚印早已被新雪无情地覆盖。

铁十字弄丢了…

现在又迷路了…回不去了…

他突然想起被自己装饰得漂漂亮亮的帐篷,想起路德温暖的怀抱。

眼泪情不自禁地留下。他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听路德的嘱咐好好地待在帐篷里,后悔自己不应该走那么远,后悔自己摘下了项链。

“不行,不能干等着路德来救我,我要自己努力找到回去的路。”

他想起昨晚自己对路德说的话,努力凭着感觉在雪里踱步,殊不知自己已走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雪下得越来越大,阳光早已在厚厚的云层里消失得一干二净。泪水在冻得通红的脸上结成了冰,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寒冷让他的脑袋昏昏沉沉。

在黑暗里,他隐约看见了一个人影。

“Ve……是……路德嘛…”


“korokorokoro…是万尼亚哦。”

TBC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