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你什么意思

一个很随便的小短文、起名废无能
主异色独伊、副常色独伊
模仿了@姜重重 太太风格的结尾,太太的异色独伊粮真的很好吃!
唉我真是越来越咸鱼…最近学习方面真的特别特别忙,好不容易誊出来一点时间想要写文可是根本静不下心…写文时的初衷在完稿里完全看不到了…总之就是一篇比较失败的文…非常抱歉!

《冬天》和《小羊》都会尽量快些更新的!以及大概会有圣诞贺文!

————————————————————
“费里西安诺!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给我从路德维希身上下来!”卢西安诺火冒三丈地指着费里西安诺的鼻子喊道。
他是卢西安诺,骄傲而强大的的罗/马/帝/国后代,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位初次谋面的另一位意/大/利竟是如此的软弱无能。
不会系鞋带也就算了,没干什么活就喊累要偷懒也就算了,对艺术美食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感兴趣也就算了,他竟然一看到敌军就害怕地抱在路德维希也就是另一位德/意/志身上!?这他妈的是什么个意思?
“Ve~不要啊!好恐怖呜呜呜……”费里西看着卢西一副生气的样子更加害怕,呆毛一颤一颤,双手抱得更紧了些,白皙的小脸靠在路德坚实的肩膀上。
“你他妈给我下来!你看看你现在是副什么样子!”卢西安诺简直气得喘不过气来。
“呜啊啊啊啊啊我不要!”费里西坚决反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另一位意/大/利竟然那么不喜欢自己,但是他相信路德会保护他的。
“你!”卢西安诺忍受不了这位意/大/利如此屈辱的样子,熟练而迅速地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刀直击费里西安诺的脖子,却被路德维希快一步握住了手腕。
“艹!”体格上的差距就是无法逾越,卢西安诺手腕被握得生疼,索性把刀子扔了,路德这才松了手。
卢西当即便离开,心里是满满的气愤。他受不了这两个人无时无刻不卿卿我我的样子,受不了这个在他眼里无能至极的意/大/利,也受不了这个对费里西安诺宠溺无度的德/意/志。
“哼,另一位德意志倒还算是有点用处,爱因斯他就是个垃圾。”卢西安诺不屑地自言自语,“白长着一身肌肉却连我都打不过;身上那么多伤疤还不都是因为在战场上不长眼睛的乱跑,明明我自己就可以躲过的子弹射来的时候他却偏偏正巧跑到了我前面。”
“那个垃圾……明明是他先提要结盟的,结完盟之后却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对待自己冷漠得跟对待木桩一样,哪像另一位德……”
“哦?我很冷漠是吗?另一位德/意/志对意/大/利怎么样了?”突然迎面出现的爱因斯使得卢西安诺吓了一跳。
卢西安诺抬起头冷眼看他,那帽檐阴影下覆盖的紫色眼睛里似乎有些什么特殊的意味。
“妈的别挡路。”卢西安诺正想推开他,却发现手腕又被抓住了——这次是被爱因斯,同时抓住了两只手。
“我可是看到了他们在做什么。莫非卢西也想要吗?”爱因斯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奇怪的味道,听得卢西安诺很不是滋味。
“松开老子的手然后滚。”
往常这时候爱因斯总是会听卢西的,可这次他并没有。
“看到他们抱在一起就嫉妒了啊?看来这真是我的错。”
“喂!松手!松手!你他妈的什么意思?带我进你的房间干嘛!艹!你要做什么!啊!嗯啊啊♡”

评论(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