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独伊/R18】恶心·上(异色abo设定)

异色独伊人设abo,战争AU

大概(?)是点梗的刀子【嗯……一上来就开车的刀子…不明嚼梨…】然而上半部分似乎没什么虐的,下半部分大概还有辆车。

ooc严重且剧情重口,似乎有s/m,篇幅莫名的比想象的要长,慎入

简书外链被吞于是走渣浪

提前祝大家鸡年大吉吧【比哈特

 ————————————————————————————

三年前从德/意/志国防指挥学院毕业的时候,卢西安诺怎会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以这样的方式与自己的同学爱因斯重逢。

他也未曾想到过德/国和意/大/利两国之间原本无比友好的关系会因为德/国突然上任的新总理而彻底决裂,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便爆发了战争。

而自己身为曾经的意/大/利王国国防军第一步兵团的一位少校,现在正以战俘——或者说似乎更特殊点的身份跪在慕尼黑的德军后方基地里贝什米特中校的私宅卧室中。

手脚被粗糙的麻绳紧紧捆着,腿上用撕下的衬衫潦草包扎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一块黑布蒙住了满是仇恨的双眼。他只能以似曾相识的黑啤和烟草混杂的味道与皮靴敲击木质地板的声音辨认他正屈辱地跪在爱因斯·贝什米特的面前。

“许久不见,卢西,啊不。瓦尔加斯少校先生。”良久,爱因斯终于放下手上的工作,瞥了眼被遗忘在自己办公桌前的卢西安诺。相较三年前,爱因斯的声音似乎更加的低沉,其中还多了一丝令人恐惧的玩味。

“呵,我现在不过你手上的一个战俘,要怎么处理就随你便吧,‘尊敬的’贝什米特中校。”卢西安诺的声音清亮而干脆,没有任何的犹豫与拖沓。

从踏上前线为祖国而战的那一刻起,他便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决心。

没办法,战败了便是战败了。接下来,只是会痛而已,很痛而已。

“哦?你就一点也不怕死吗?”

“怕死还当什么军人。”

简单地攀谈了两句,爱因斯站起身来走到了卢西安诺的面前。他仔细地打量着这个落魄的意/大/利人,原本柔顺的棕红发丝上沾满了灰尘与鲜血,曾经一丝不苟的赭石军装也早已破旧不堪,右腿小腿处白布捆着的伤口正是爱因斯的杰作。

即使是被迫跪在地上他也绝不肯低下头,就算隔着一层黑布爱因斯也能看得见那双漂亮的玫红色眸子里的骄傲与决心。

也是。你作为omega明明能选择在安定的地方像条狗一样对着标记你的alpha摇尾乞怜以换取生存的权利。不过这确实也不像你的作风。”

壁炉里燃烧的木炭使得整个房间暖暖的,可在卢西安诺看来却却还不如战场上的刺骨寒风来得令人舒心。

没错,以omega的先天条件他确实不适合做一名军人,但比起过着被标记然后被包养的生活,他更愿意在那几天忍受着痛苦食用抑制剂,然后继续在战场上提着枪有尊严地活下去。

“所以你究竟想对我做什么,爱因斯。我那些为数不多的活下来的战友大概早就被你扔进毒气室了吧。如果你是想从我嘴里套出点什么情报的话,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

“那么急着想死?”

“正是如此。”

卢西安诺有些不耐烦。反正迟早是个死,为了避免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他甚至情愿更早地接受所谓的严刑拷打然后死掉。

“你的芥子气害得我一整个联队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简单地就去死吗?”

“如果是刑罚便尽管上吧。”

“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可并没有打算对你上刑,然而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成全你。”

“愿意成全我就快点杀了我。”

“那么漂亮的omega,杀了不可惜?”

卢西安诺这才意识到,自己掉进的是爱因斯这个恶心的变态手里。他突然有些害怕,害怕自己这幅皮囊在死之前可能还会受到一些不可言说的折磨。

“很好,信息素的味道。”

“我艹……”

 爱因斯饶有兴趣地看着卢西安诺小麦色的脸上渐渐染上了一层羞红,笔直的身体也情不自禁地无力瘫软了下来。他很喜欢卢西安诺信息素的味道:苦涩中带着一丝香甜,嗅到深处还有一种勾人的迷醉——就像是酒心巧克力一般。

卢西安诺最不希望的事发生了。

他没有忘记眼前的这个变态还是个alpha。

上翻外链

爱因斯第一次和卢西安诺见面,是在七年前德/意/志国防指挥学院的开学典礼上。

在这一届的新生中,卢西安诺无疑是最受瞩目的。毕竟在这个遍布着强壮日耳曼人alpha的军校里,就算偶尔考进来一两个beta也算得上是稀奇事,更何况这位以优异成绩被录取的意/大/利交流生竟然还是个omega。

现在站在布置华丽的礼堂讲台上,作为意/大/利交流生新生代表的正是卢西安诺。他有着拉丁人的红棕色头发和小麦色的皮肤,略显瘦弱的身材与五官精致的漂亮脸蛋,还有一双勾人的玫红色眸子,谁晓得这么好看的omega为什么偏偏要到军校参军。

“作为一个军人,我们需要时刻服从来自长官的指令……”

在底下这群百无聊赖的懒散新生看来,卢西安诺的演讲并没有精彩到值得他们放弃窃窃私语的时间认真听的程度。

台上的卢西安诺则对这些人口中不是哪个omega性感就是那家啤酒好喝的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继续自顾自地宣读着早已准备好的演讲稿,只是对于这个传说中德/国最好的军校的生源有那么点小小的失望。

“瞧瞧讲台上那个意/大/利omega的小身板儿,咱们同盟国的alpha都少到得让omega来参军了?还是说这只是他们好心送来给我们玩弄的军妓?”

这人的声音未免太响了一点吧,卢西安诺早就听见了台下有议论自己的,那些形容词可真是没有多好听。他瞥了一眼台下这个嚣张的学生,这张脸他记得,便是开学典礼开始前那个在门外不断吹嘘自己身为伯爵的父亲有多么伟大英勇的纨绔子弟。

也许便是怯于这人贵族背景的身份,似乎群众里也没有人敢反驳他什么,而是将目光都投在了台上这个当事人的身上。

卢西安诺轻描淡写地笑了笑,利索地从腰袋里抽出一把小刀,以台下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不偏不倚地将刀子掷到了方才那个出言不逊者面前的桌子上。

吓唬完了,卢西安诺便不再理会那人夸张的颜艺,自然而然地回归正题到自己的演讲上。

“啧,手滑了啊。这便是一个不好的例子。作为军人,我们需要时时刻刻保持精准与完美,特别是在操作精密仪器的时候……”

台下的议论声更响了,舆论也偏向了不同的方向。有说那人狂妄自大的,也有说卢西安诺得罪了人的。卢西安诺便不再理会这些人无聊的言论,在接下来的军校学习生活中,谁是成功者必将是显而易见的事。

“作为军人,我们需要带着骄傲与尊严坚强地活着。”

演讲完了,也许是钦佩卢西安诺精准的飞刀技术,台下顿时响起了如雷贯耳的鼓掌声。

“有趣。”台下的爱因斯勾起了唇角。

—————————————————————————————

下篇

乱七八糟的题外话:

其实这篇文梗是很早之前就有的了…大概一月上旬的时候。

只是一直没有时间把它写下来,未防坑掉也努力地把它压缩成了短篇虽然写起来还是越写越长。

想这个文梗的时候我一直在通宵赶学校的论文,当时一直没空更新,心情也非常不好,所以这篇文大概也比较负能阴暗【但是我喜欢(笑)。

比较莫名心疼这种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成为骄傲的成功者,可理想却终被现实残忍碾碎的卢西。

但是介于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所以表达的可能不够深刻,还请见谅。

大概就是这样,会尽快写完下半部分,希望喜欢,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