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独伊/R18】完成工作(异色扑克设)

我又来发小黄文了!(´゚ω゚`)

真的只是一篇强行发糖的高H(›´ω`‹ )

@瞎鹰哑枭 一起写的哦(›´ω`‹ )

总之她也有很大功劳哦(›´ω`‹ )

大概是个霸道总裁和小秘书的办公室play【buni

顺便我跟你们讲她写的超好看,不好看的话都是我的锅(›´ω`‹ )

全篇走 微博

————————————————————   

深夜,整个红心国仿佛都被一片黑色的寂静笼罩着。除了街边小酒吧偶尔传出的醉酒之人的哄笑声和晚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声音,白天里繁华喧闹的红心国如今却似是沉睡在了这夜里。

而在国王的城堡中,爱因斯却依旧在他的办公室里继续处理着各种复杂而琐碎的国家文件。这个劳苦的king已经好几天未曾安眠了——身为queen的本田葵抱病数日,使得原本归他处理的工作现在则全部都堆到了爱因斯的办公桌上。

众所周知,在扑克大陆上的四个国家中,地位最高的职位便是king,queen和jack。King和queen并不一定是夫妻,因为这只是职位的名称而已。这三个人理应一同处理整个国家的各种事项,可是这位Jack先生似乎却不像另外两位那么的敬业。

啊……真是烦透了。爱因斯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了钢笔扶着因为缺乏睡眠而又昏又涨的额头,闭上一双过度疲劳的眼睛稍稍休息一下。

而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正巧看见了卢西安诺在办公室门口冲着走廊经过的侍女问好。

卢西安诺,他就是红心国的骑士先生。在一位上司抱病另一位上司工作得无比疲劳的情况下,理应同爱因斯一起加班的他则依旧还是和往常一样,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工作时间依旧在城堡里到处闲逛,遇到漂亮的侍女就顺便搭讪两句,日子过得不要太惬意太舒服。

平常也就算了,此时的爱因斯正因工作的原因而心情不太好,正巧撞见了这幅画面便使他实在有些不耐烦。

“卢西安诺,过来。”他用笔杆敲敲桌子,示意门口的Jack先生到他面前,“我看你似乎挺闲的,很无聊吗?”

“啧……”好不容易见到两个漂亮的侍女想要聊聊天却被打断了,卢西安诺为此感到有些不满。但碍于这个人确实是自己的上司又没办法拒绝,他还是不情愿地走了过去。“什么事啊……”

“在工作时间是禁止和侍女聊天的。我觉得这件事必须要好好提醒你。”爱因斯继续低着头在文件上写字,故意不去看他。

“哦。”卢西安诺敷衍地给出了回答,双手抱胸无所事事地盯着面前的这个人看。

他就像他一丝不苟的发型一样死板,待在他身边真是无聊。

似乎是注意到了卢西安诺的视线,爱因斯抬起头,紫色的眸子对上了那双玫红色的眼睛。不得不说他其实挺好看的,就是那张讨厌的嘴巴永远吐不出来什么好听的东西。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小家伙,确实也应该好好教训一下……

“坐过来。”爱因斯放下文件把笔扔在一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唔……干什么啊你……”卢西安诺不太明白爱因斯想做什么,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虽然从很久前开始他们的关系便是那样……但是突然而来的亲密还是使得他感到有些怪怪的。然而即使如此他还是乖乖服从了这位上司的命令,面对着他跨坐在了他的腿上。

“没什么,有点累……”爱因斯环住卢西安诺的腰,把头埋在了对方的胸前闭起眼睛养神,毫不在意办公期间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形象,“你今天看那些女孩子的时间比昨天多了五分钟。”

“我…我还不能看她们了吗?累的话就休息一会儿,又没人在你后面催你。”为了维持平衡他搂住了爱因斯的后颈,胸前感觉痒痒的,语气也不再那么理直气壮。

在他的印象中爱因斯很少会累成这样。回想一下自己作为Jack好像从没帮到他什么,天天都游手好闲地把工作扔给他似乎确实不太好……

“那你就看吧,多看会……不够看就再招几个新的进来给你看。”爱因斯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似乎已经习惯了卢西安诺这幅样子。

毕竟这个家伙成天想着的都是市集上的姑娘,酒吧里的姑娘,城堡里的姑娘,全他妈是姑娘,就是没有老子。

“休息啊?”大概是作为惩罚,爱因斯咬了一口自己身上的人距离自己嘴最近的那块裸/和谐/露的皮肤,看着发红的咬痕心情好了不少,“你也一起吗。”

“啊!休息就休息你咬我干什么!”因为突然而来的疼痛卢西安诺不禁叫出了声,这才意识到自己得赶紧从这个人身上下来免得再受他什么莫名其妙的折磨。

爱因斯却摆出一副自己什么都没做错的样子,搂紧了些以防怀里的人逃走,饶有兴趣地舔舐着咬痕。“这也是休息的一部分啊。我觉得你应该多少尽责点,不在工作方面至少也在别的方面。”

“唔……”卢西安诺被紧紧搂着有些手足无措,越发后悔当初自己没有好好工作了。颈上的咬痕被那人舔舐得又疼又痒,心里更加不安后面他还会对自己做什么。“你这个变态……”

“的确。”爱因斯简单明了地承认了卢西安诺的说辞,推开桌上的杂物把他按在办公桌上,看着他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却更加的有兴趣,疲劳似乎也消失了不少,“你可以猜一猜接下来有什么工作在等你。我想这次你应该很乐意接受?”

并不想听卢西安诺的回答,爱因斯便干脆用自己的唇将那张惹人厌的嘴堵了起来,舌头撬开他的贝齿贪婪地攫取他的气息。啧,一股巧克力味。

而被硬邦邦的桌子搁着的卢西安诺并不怎么舒服,自己却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只能死死地瞪着爱因斯表示抗议。

“你到底吃了多少巧克力,不会全是那些小侍女们送给你的吧。”结束了这个并不漫长的舌吻,爱因斯舔掉了卢西安诺嘴边残留的银丝,注意到了他充满敌意的目光,“你看我的眼神和那些侍女可真不一样啊……卢西安诺大人。”

“……”听到爱因斯用侍女对自己的敬称讽刺,卢西安诺的表情越来越难看,而爱因斯对此却似乎非常满意。

————

以下是要收费的内容bu


评论(1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