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吉他和相机

短小,ooc且较为古怪,大概是糖。
沉迷于这种旅行者的故事。
人设方面和平常写的异色不太一样。
特别是卢西的性格。
————————————————
卢西安诺是一个自由摄影师。为了寻找并用相机记录更多“美”的东西,他常常背着微单四处旅行。

他拍过初春威尼斯河道上的贡多拉,拍过盛夏希腊的爱琴海畔,拍过深秋童话般的新天鹅古堡,拍过寒冬北欧的极光星辰。

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买沿途的明信片并寄给自己,省着并不丰厚的作品版税品尝最顶级的当地料理,还有就是夜晚去街边的小酒吧里喝着酒和那里的人聊聊天,然后在离开的时候笑着说再见。

而他的照片总有一个特点,总是只有景色而空无一人,最多只会有拥挤的游客或是一个孤寂伶俜的背影。

他遇见过许多美丽的姑娘,也为她们拍过不少照片。但是当他将照片导上手机发给那些模特儿本人的时候,他却会习惯性地把相机上的备份删除掉。

他也不是未曾对那些当地的姑娘动过心,只他绝不会因为这些姑娘而耽误了自己的旅行。

他不会因为那里的人而停留,也从未回到过曾经去过的地方。他会一直麻木地面对离别,然后继续着他走走停停的浪漫,循环着耳机里同一首歌。

向来都是一个人,并不是薄情寡义,而是生活里从未有过其他人。

一直以来陪伴他的只有相机,美丽的景色和循环播放的歌。

直到他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德国小镇。

他在深夜的酒吧里遇到了一个人。那人有着梳理得一丝不苟的金发和紫色的眼睛,嘴里叼着一根烟,脸上有一道刺目的疤痕。

那个人叫爱因斯,和卢西一样也是一个旅行者,背着吉他靠唱歌卖艺维生。卢西安诺觉得他的歌声很好听,唱功与音准皆是绝佳的水平,且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卢西和他聊了很多很多,从深夜到清晨,关于远方的景色和异国的歌声。爱因斯会每天晚上在酒吧里唱歌给他听,并收下作为赠礼印好的照片。

卢西得知了爱因斯很喜欢随心随意地在一个地方停留很长的时间,他会真正地融入到当地的圈子里,结交一些朋友并在离开后和他们保持着联系。

“那可真是抱歉了爱茨。我的手机通讯录里只存着各国的报警和急救电话。我不太习惯和别人保持联系。”

卢西安诺饮了一小口他的鸡尾酒,玫红色的眸子里似乎有一丝不舍,说真的,他似乎从未察觉到自己竟会有这样的感觉。

“明天我便要出发去下一个城镇,很可惜不能再听到你的歌声。”

“愿上帝指引我们再次再见。”

最后的离别之前,卢西安诺喝了很多酒。他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喝那么多,只是越喝酒他越感到难受,胸口处隐隐作痛。

后来他大概是被爱因斯扛回了青年旅舍,在廉价的床上死死地睡去。

他做了一场梦,梦见了曾经自己悲惨的家庭生活和被孤立的童年。他从不愿意面对这些他花了好多好多年在旅途中一点点淡忘的记忆。但是酒精让他梦见,让他麻木的心再次疼得如刀绞一般,让他干燥已久的眼眶再次湿润。

这是为什么呢卢西?

等他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早就错过了买好的火车票的时间。他扶着胀痛的额头暗自咒骂自己失败的自控能力,却看见爱因斯坐在自己面前。

“我买了两张今晚九点的火车票,去你要去的地方。”

“可我只需要一张票。”

“但我的吉他说他爱上了你的相机。”

-End-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