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来杯血腥卢西怎么样?

短打,调酒师独X酒吧常客伊,沉迷《Shape of you》的产物。

很想写出那种撩起妹来特别帅气的卢西…然而…差不多废了我orz……

————————————————

      晚上八点,爱因斯同往常一样换上了白衬衫黑背心以及腰间的黑色围裙,开始了他作为酒吧调酒师的工作。

      根据客人的要求熟练地将各种酒品倒进计量杯再倾入雪克壶,迅速地摇晃几下后倒入鸡尾酒杯中端上吧台摇响一旁的铃铛,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从收到订单到酒品制成花费的时间不过几十秒而已。

      这是一家很有人气的酒吧,特别是在这样天气晴好的周五晚上,自开档起蜂拥而至的客人便让他暂时还无法空闲下来。然而就算手中没有工作他也不习惯像其他同行一样在调酒的同时与吧台前坐着的单身姑娘调调情,这种事对于沉默寡言的他来讲可是一点也不擅长。

      调好他的酒,完成他的工作并收到预期可以拿到的工资和奖金,这就是他的生活。

      附加的娱乐大概只有翻翻每个月的《花花公子》以及和那个酒红色头发的意大利熟客聊上几句,仅此而已。

      九点整,那个家伙来了。

 

      黑色的休闲西装外套,开着领口的白衬衫和一条黑红相间的领带,挽起到脚踝的休闲西装裤与擦得锃亮的皮鞋,即优雅又保留了个性还不会显得过于轻佻,一看就是他的风格。

      那是个叫做卢西安诺的意大利人。不过或许这也不是他的真名,毕竟他向酒吧里的每个女孩自我介绍时用的名字都是不一样的。

      爱因斯在每周五的九点都会看到他准时来到这家酒吧并在惯例的位子上坐下,点上一杯鸡尾酒装作不经意地观望何处有长相不错的姑娘然后走过去在闲聊的同时说上许多天花乱坠的赞美与情话。

      这种日常到酒吧狩猎的男人爱因斯见多了,每次见到他们搭讪成功的时候他也不过就在心里感慨一下又一个被钓上钩的好姑娘。

      可是卢西安诺却和他们有些不同,不止他那酒红色的头发和一根永远翘在那里的呆毛看上去和别人不怎么像,于爱因斯而言最大的区别应当是在对于调酒师的态度上。

      换做是其他人面对爱因斯不过也就是冷淡地瞟一眼,顶多礼貌性地笑一下或者干脆视而不见。而卢西安诺却似乎特别喜欢给他找茬,要不是吐槽一下不小心溅出的酒水就是嘲笑他这周还是单身自己却已经换了新一任的女朋友。

      要是在平常有人这么对他说话爱因斯肯定会毫不留情地怼回去,可是由于和卢西对话时自己还属于工作的状态里所以他也只能无奈地冷笑两声,毕竟诋毁或者辱骂客人要是被领班发现可是要扣工资的。

      有可能是因为他的错觉,每次当卢西安诺对他说这些事的时候他的心里会觉得异常地不爽,那也许除了语言刺激造成的愤怒以外还有一层其他的东西。

 

      “哟,不会笑的刀疤脸晚上好啊,今天我来晚了两分钟,你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漂亮的姑娘。”卢西安诺同往常一样坐在了爱因斯帮他留好的吧台前的位置上,整理了一下领口并捋平外套上的褶皱。

      “你左手边那个红裙子的。”爱因斯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后转过身继续调制酒水,顺便随意给他指了个根本没看到过正脸的姑娘。

      “我说老兄,你的品位也太差了点吧?看看那条裙子的颜色有多俗气啊!我倒觉得她身边那个黑裙子的还稍微好点,但那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就挑一个你喜欢的类型。”伏特加,辣椒油,番茄汁,柠檬片和芹菜杆,迅速地从配料盒中挑选出需要的材料,爱因斯知道卢西安诺肯定会像上周上上周和上上上周一样点一杯血腥玛丽,言谈间便将酒调好了准备递给他。

      再多加一点干辣椒粉好了,最好让他被辣得搭讪不了姑娘。爱因斯认为这样的想法也许太过于恶趣味,可他却依旧这么做了。

      “哦,爱因斯,我可没说今天还要这酒的。”卢西安诺瞟了一眼爱因斯调好端在自己面前的血腥玛丽,并没有要去喝的意思,“不巧今天我看上了那个坐在角落带着prada提包的成熟女人,带着一杯拉菲去搭讪也许会更适合一点。”

      “你也不早点告诉我。可惜了这杯我特意给你调的高定酒。”卢西安诺的话对于爱因斯而言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他一点也不不希望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上再扣掉一杯血腥玛丽的钱,便只好学着卢西的样子说些俏皮话尝试推销了。

      “特意给我的?”显然卢西对这杯与普通的血腥玛丽看起来并无差异的东西有了点兴趣,“和平常的有什么区别吗?”

      “你喝喝看就知道了。”

      看到卢西闻言啜饮,爱因斯满意地勾起了唇角。

 

      “我操你妈的这是什么鬼东西?”

      听到卢西脱口而出的脏话爱因斯更加愉悦了。

      “我为你特别调制的鸡尾酒啊,还特意起了个名字,就叫血腥卢西,你不喜欢?”

      被辣得满脸通红涕泪横流的小哥不知道还有姑娘喜欢吗?

      “这他妈该叫血腥辣椒吧?”

      “还是叫血腥卢西比较好,我原本以为你会喜欢的。”

      装作无辜地递给他纸巾和一杯兑了水的冰番茄汁,他这幅歇斯底里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

      “爱因斯,你得为我今晚没有姑娘陪的后果负责。”

      “那我来陪你怎么样?”

      爱因斯也没料到自己会将这种话脱口而出并强吻了还没反应过来的的卢西安诺。

      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喝酒卢西安诺也完全没有喝醉。

      可是他们却互相啃咬着对方的嘴唇和舌头直到一股腥甜的味道伴随着疼痛感刺激了两人的味蕾。

    “你可以的爱因斯。然而我相信我会是你左边的那个。”

    “你会是我下面的那个。“

    “不如现在就去床上试试看怎么样?”

    “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当然了卢西是下面那个。

            -End-


评论(19)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