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社会、社会[1]

社会你爱因斯X中二少年卢西安诺

一看标题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文章。

两个毛头小子bu的放浪爱情bububu

 ————————————————

[1]

      “我他妈跟你讲了多少遍啊卢西安诺,你怎么还在画那些东西?你不打算上大学了?”

      争吵,争吵,争吵,那个傻逼又在发疯。

      “你以为就凭你半工半读的那些工钱够我们两个人的吃穿用度?搞搞清楚到底是谁贡献了家里的大多数开支。”

      “我花我自己辛苦工作赚来的钱还有错吗混账?”

      “离我远一点,我可不想和你打起来弗拉维奥。听着,我已经十六岁了,你也就比我多吃了几年粮食而已,我的事还用不着你来管着。”

      在弗拉维奥气愤地砸门回到了自己房间后,卢西安诺无奈地叹了口气,望着他们破旧小公寓客厅里的天花板上像是快要掉下来的吊灯陷入了沉思。

      从裤子口袋里把那个比他人还瘦瘠的钱包打开看看,只剩下一些零散的硬币和一张蓝色的票子。

      穷到吃不起饭的悲惨人生,按照套路来讲这时他还应该颓废地瘫在沙发上点根烟,可惜了他是吸一口烟就会呛死的那种人。

 

      卢西安诺手里握着的铅笔无意义地在一张白纸上悬空着转来转去。他脑袋里空落落的,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画些什么。

      天台上的阳光有些刺眼,但这也是唯一不会被那些闲着没事儿干天天在走廊里晃悠的老师和学校领导发现的地方。

      他无奈地揉了揉有些疲惫的双眼,拍了拍地上的灰,挪了挪身子坐到了阴暗处,因为睡眠时间太少而乱糟糟的思绪中已经分不清现在从广播喇叭里传出的是第几节课的下课铃。反正那些任课老师早就习惯了他逃课,所以他想在这儿待多久都没事。

      明天是他的画稿截止的日子,然而他还有最后一幅插画没有画完。等全部都画完之后他就可以拿去文印店里扫描修图然后发给编辑了。

      可是现在……真他妈的困。昨天睡了几个小时来着?两个还是三个?不记得了,反正无论什么时候睡一大早还是会被家里那个混蛋哥哥叫起来上学,妈的。

 

      “呐,你怎么那么傻,连只兔子都不会画。”

      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幅朦胧的画面,阳光笼罩了整个环境,就如同天台上的一般有些刺眼睛。他面前好像站着一个有着紫色眼睛的男孩子,至于那是谁卢西安诺也记不清楚,大概是梦里随便构思出来的吧。

      除了男孩以外还有一张课桌和一些纸笔,纸上画着的东西他没有看清。

      “那你教我来画怎么样?”

      

      睁开眼睛,卢西安诺看见手里攥着的纸上画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小红花啊五角星之类幼稚的图案。

      操,一欧元五张的水彩纸啊这是,失眠而已竟然还他妈有幻觉了我,是不是再过个两天就要猝死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夜晚天台上的寒风使卢西安诺不禁打了个喷嚏。也不晓得弗拉维奥发现自己那么晚还没回到家是个什么反应……啊不,弗拉今天晚上有晚班。

      卢西安诺觉得自己应该在方才的梦中经历了一个很长的故事,可是如同曾经的无数次梦一般都在醒来之后什么也记不清。而记得的就只有上述那个明晃晃的片段,还有那双紫色的眼睛。

      “WTF?”

      现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双紫色的眼睛。

      “你、你他妈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卢西安诺有些惊慌失措,面前的这个人他无非是从来没有见过。由于背光他只能看出这个人的身形轮廓比自己大很多,也看不太清楚这个人的容貌,唯一能分辨的就是那双紫色的眼睛。

      “……你怎么一点礼貌也没有。”那个人对于卢西安诺不怎么友善的态度表现出了明显的不满,并因此一把扯走了盖在卢西安诺身上的衣服。

      卢西安诺揉了揉眼睛定了定神,借着远处的灯光看清楚了面前的是个什么人。嗯,全身上下都是肌肉,大晚上的还戴个帽子,上身穿着的是条纹背心,肩膀上搭着刚刚从他身上拿走的风衣外套,下身的裤子瞧着也不像校服。

      啧,这人难道不是我们学校的?

      哇噻,手臂上有一道刀疤,好像脸上还有一道,瞧着这身行头这人难道是个……社会哥?

      卢西安诺有些发愣,虽然他冲撞老师漠视同学之类的事都干过,但他也顶多算是个特立独行的不良少年,像是什么混黑社会打架群殴之类的事情他还真没兴趣也从未干过。

      不过好歹他也是卢西安诺,在“社会哥”面前也是不可能怯场的。于是他皱着眉头将还瘫在地上的画具整理了一下放进书包,背上书包站起身双手抱胸地看着他。

      按照卢西安诺的设想应该是自己高傲地俯视着他以气势将其打压,可是事实证明自己好像才是被俯视的那个。

      他有些尴尬地抬起头,装作一幅并不在意的样子盯着面前的社会哥,等着对方先开口。

      “你是卢西安诺?”

      “什么?你谁?我们认识?”

      卢西安诺懵了,为什么这个社会哥会知道他的名字?是不是他无意之中强占了他们帮派的领带比如说这片天台所以被盯上了?他们要杀人灭口?

      “我是爱因斯…?”

      那人的语气似乎有些迟疑,或者是带有什么别的东西。

      “哦,你找我有事吗?”

      “……”

      社会哥不说话了,卢西安诺因此而戒备地将右手伸进校服口袋握住了他的美工刀。虽然这东西大概没什么伤害值,但是勉强做防身用的话也总比没有好。

      “没事。”

      卢西安诺还是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好迷啊这个人,他到底来干嘛的?哦,他转身要走了。

      “喂,社会哥,”卢西安诺不知为何想到了叫住他,却在称呼出口的那一刻有些后悔了,“你,你,谢谢你。”

      “噗——”社会哥啊不爱因斯听到这个称呼也不禁笑出了声,他带着诡异的笑容瞥了一眼卢西安诺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留下卢西安诺一个人继续站在天台上。

      哦这人真他妈迷。

      艹我的画还没画完。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