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社会、社会[2]

还是社会你爱因斯X中二少年卢西

似乎有微量异色米英(?)

前文链接:1

————————————————

[2]

      然而在解决下一周饭钱的着落之前卢西安诺还是得先解决今晚的食物问题。

      他看了下竟然还有电的手机发现已经七点了,今天一天到现在他还什么也没有进食。

      去便利店是最方便的办法,虽然那些三明治他每一款都已经吃过了无数遍但还是不得不选择这个,毕竟他穷。

      吃完了就回家去画画,弗拉维奥给他的那些生活费还不够他吃饱几顿饭,毕竟他们都很穷。

      父母呢?并没有双亡,只是离了婚之后父亲跑了母亲抑郁了,然后也就死了。

      卢西安诺还记得当时他去参加母亲葬礼的时候只有十四岁,从那时起和他相依为命的亲人就只剩下弗拉维奥,虽然他并不觉得这个天天抱怨他的家伙并不算一个好哥哥。

      至少不会在他熬夜画画睡着的时候给他盖个毯子,还不如刚刚那个社会哥。

      哦对了那个社会哥叫什么来着?爱因斯坦?科学家?这重名的气质差有点大啊。

      不如就去这边的小巷里问问他。

      诶等等他在小巷里?干什么呢?

      

      卢西安诺大概是第一次见到社会斗殴,时间地点都非常符合常理,月黑风高的夜晚和没有路灯的小巷,两三个穿着诡异的男人。啧啧,瞧瞧这非主流的破洞衣服和杀马特的发型简直比刚刚那个爱因斯坦还打扮得酷炫狂拽。

      然而那个爱因斯坦似乎也站在里边…嗯,他们好像起争执了,所以接下来他们是要打架还是尬舞?

      期初还只是推推搡搡的,然后就真的打起来了,虽然那个爱因斯坦壮得跟头熊似的但是再怎么说他对面也有两个对手。一个红头发一个粉头发,即使那个粉头发的瘦瘦弱弱,但是那个红头发还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理智让卢西安诺赶紧走开离这些小混混远一点,可是第六感里他总觉得爱因斯坦大概是个好人。

      要么……帮帮他好了?

      于是卢西安诺悄悄拨通了报警电话。

      然后这位16的少年便第一次亲身享受了纳税人的权利,也深切体会到了警察出警的速度究竟有多么缓慢。

      其实也没有多慢,只是社会哥们打得越来越凶了,卢西安诺有些不知所措,他也还只是个孩子虽然是个打架得负法律责任的孩子。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除了会画点画以外就什么也不会做,连体育课上教的基本格斗他都没有学会。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逃了那么多课没有好好学习。

      可是潜意识告诉他现在还是得做些什么。

 

      也许是因为年少轻狂或者睡眠不足造成的神志不清,卢西安诺拿着美工刀便冲了上去。

      然后他就懵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来着。

      我该砍谁?砍哪?砍死了怎么办?砍不过怎么办?假如他们其实是一伙儿的怎么办?妈呀我傻逼啊我过来干嘛的?

      那三个社会哥也懵了,这哪来的小兔崽子捣什么乱呢?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刚刚打在一起的三个人也都松了手停了下来,一起愣住了盯着这个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看起来宛如一个乖孩子的卢西安诺。

      那个爱因斯坦的表情卢西安诺还是看不到,因为他依旧带着那顶鸭舌帽。

      大概在持续了两三秒的沉默之后,警察叔叔就来了。

 

      这不是卢西安诺第一次去警察局,但却是第一次因为这种事情来到警察局。

      当警察一脸严肃地询问他们状况的时候他不可避免地有一点胆怯,也听清楚了那个紫色眼睛的人名字叫爱因斯·贝什米特而并没有和什么著名科学家重名。还好刚刚没喊他名字,不然又要尴尬了。

      并且这三个社会哥其实也都是卢西安诺的同校学生,只不过他们已经上了高三,和卢西安诺不同级。

      在明亮的灯光下他也看清楚了三人的造型,那个红头发的和粉头发的黏在一起似乎是情侣的关系,他们瞥了一眼卢西后又在窃窃私语些什么,看这样子就不像说好话。

      爱因斯终于摘下了帽子,他有一头淡金色的梳成背头的短发,五官看起来比卢西安诺想象中的年轻……还挺好看的。

      而且总觉着有那么点熟悉,可能以前就见过吗?

      

      看在他们还都是在读学生的份上,警察叔叔也就给他们进行了一通思想教育并没收了卢西安诺裁纸用的美工刀后就允许他们离开了。毕竟能允许孩子打扮成这副样子打架斗殴的监护人一般情况下都不可能会管事,硬要叫来说不定也对于教育他们一点用都没有,甚至还会起到恶化作用。

      卢西安诺看了看爱因斯,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简直就像块木头。

      离开警察局的时候快到十点了,卢西安诺有些恍惚自己该去哪里,方才买的三明治已经在后来的辗转中不知道被他丢在了何处。红发人和粉发人朝爱因斯和卢西竖了个中指后便一起离开了,留下他们两个站在门口无所事事。

      “喂,”卢西安诺尝试和这个给他睡觉时盖衣服的好人再次搭话,“原来你还真他妈是社会哥啊……”

      “别再提这个称呼了。”爱因斯重新带上了他的鸭舌帽,从搭在肩膀上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香烟和一个打火机,却在正要点火时瞥了一眼卢西安诺,继而又把烟放了回去,“还有,嘴巴放干净点。”

      卢西安诺有些不满,还从来没什么人会管他的说话习惯。而他其实也只有在重度疲劳之类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以满口脏话来泄气。

      “你管的事情可真多。你也不看看自己,明明是高中生也不穿校服。还穿这么拽,外套是拿502粘你肩膀上了吗,怎么也掉不下来。”

      下一秒卢西安诺的头就被爱因斯的外套蒙了起来,满意地看着卢西安诺挣扎了一会儿后爱因斯才将手松开。

      “操,一股烟味,你有多喜欢抽烟啊?知道抽烟会让你猝死的吗?”

      “那你还不好好睡觉呢,一样会猝死。”

      “你,很行,可以,你很行。”

      卢西安诺转过身对着警察局的玻璃门重新理了理被弄乱的头发,刚刚理完了之后一只手却又伸过来重新将他的头发揉乱。

      “妈的你有意思吗?”卢西安诺怒目瞪着他,却看见爱因斯好像在笑。

      “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

      第二次理着头发的少年楞了一下,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毛病,至少在他的记忆里他从来没有认识过一个社会哥。可是这人此时的语气却又不像只是在和他调侃而已。

      “完全没印象。我们不是在天台上刚认识的吗?”

      “啧,我脸上的疤就是你留下的,你竟然说没印象。”说着爱因斯指了指脸上的那道疤痕,像是在责怪卢西安诺的意思。

      “哪有你这么诽谤的!一点证据都没有好吗?”

      “证据当然有了……”爱因斯掏了掏外头口袋,“啧,我手机忘带了。里面可还存着不少你的照片,下次再带来给你看好了。”

      卢西安诺再次以看智障的眼神看着爱因斯,这个人究竟是脑子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或者是我脑子出问题了?不最后这条是不可能的。莫非…他是我的小粉丝?

      “你是变态吗?还是跟踪狂?你当老子是失忆了?这么脑残狗血的过时剧情你都想得出来,写小说的啊你是?妈的我画稿还没画完……”

      “别画了,你现在需要去睡觉。”

      “社会哥我可和你不一样,我是需要自己养家糊口的,哪像你们这些随便在学校晃悠晃悠就可以收好多保护费。”

      “你交过保护费吗?”

      “咳咳,你如果要向我收的话,我就拿美工刀再在你脸上砍一刀。”

      “那东西已经被警察拿走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卢西安诺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并不太有利。他根本就搞不清楚这个据说手机里存着他照片的陌生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虽然现在在派出所门口他肯定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但是经过了一番互怼后要是他惹这个社会哥不高兴了,指不定以后社会哥会对他怎么样……

      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和他扯上关系,赶紧借口离开他回家画画,稿子交不出来就又要被编辑骂了……

      “你的三明治刚刚也被警察拿走了,现在还去买吗?”可还没等卢西安诺说话爱因斯便提前开了口。

      “我没钱了。”

      “三明治都买不起?你是有多落魄啊卢西安诺?”

      “跟你没关系。”

      “是是,好孩子的事情跟我这个社会哥一点关系也没有。给你十欧,买三明治够用了吧?”

      “你的钱我可不敢收,要是你以后抓住这个把柄威胁我做什么怎么办?”

      “一天都没吃饭了不吃东西怎么行,走我去带你买。”

      卢西安诺依旧非常不明所以,这个人到底是真的滥好人至如此地步还是对他有什么邪恶的企图……但是他真的太饿了,当他莫名其妙地被爱因斯拉到了便利店坐下并拿到他最喜欢的番茄三明治之后,他还是忍不住拆开了包装大口地吃起来。

      吃人嘴软拿人手软,等吃完了以后卢西安诺才意识到自己吃了不该吃的东西,陌生人给的东西,还是看起来像个坏大叔的陌生人给的东西。

      他瞥了一眼还坐在他身旁的爱因斯,那人似乎全程一直都看着卢西安诺把三明治吃完,手里拿着一罐德国黑啤偶尔喝上两口。

      卢西安诺吃饱了有些恍惚,即使之前已经睡过了很久可那远远没有他欠下的睡眠时间多。大脑胀得像是要爆炸一样疼,而预计的插画工作却还是没有完成,没记错的话下周还要期中考试……妈的,活着怎么那么累。

      看着那罐黑啤,卢西安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抢过来了往嘴里灌。都他妈的说一醉解千愁,他长这么大了还从来没怎么碰过酒精,也不知道喝醉的滋味到底是什么样。

      然后在不知道猛地灌了多少酒之后,他便即刻昏昏沉沉地倒在了便利店提供的小餐桌上,轻微而平稳的鼻息暗示着他已经睡着。

      爱因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把睡着的人揽进怀里。

TBC

————————————

怎么觉着是一个可以开车的剧情呢【沉思】

不不不他们还是孩子不可以做坏事情嗯

要做也得晚一点嗯


评论(1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