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社会、社会[3]

社会你爱因斯X中二少年卢西

略缓和短小的一块怪味糖,啊,我爱吃糖

前文链接:1 2 

————————————————

    深夜的街道上零零星星的店铺都停止了营业,黑色笼罩着整个寂静的城镇,只剩下路灯依稀的光与24小时便利店从未关掉的灯。

      爱因斯并不希望看到卢西安诺自我堕落的样子,那样子令他心疼,尽管自从卢西离开后他的生活便一直如此。

      喝酒,抽烟,喝酒,抽烟,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缓解思念的痛苦。虽然每天的这么点啤酒对爱因斯来说并不算什么也不可能喝醉,但是像卢西安诺这样一直滴酒不沾的少年,明早醒来大概就会体验到宿醉的痛苦。

      不过在酒醉的这段时间里还是希望他也可以暂时地逃避现实好好休息一下,毕竟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有自己需要承受的压力,而酒精和香烟便是使人暂时放空的工具。

      更何况卢西安诺毕竟是……

      爱因斯心情复杂地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人,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感觉他又瘦了不少,想必还是没有按照作息时间好好吃饭睡觉。

      很明显他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从说话习惯到性格爱好上都一点也没有变,可是却丢失了他们之间的那段记忆。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回来就好了,拥有回忆的他就可以像曾经一样继续照顾着这个孩子,即使这个孩子已经不记得了自己是谁。

      在此之前……悄悄地像以前那样亲吻他应该也没有太大关系吧。

      事实是爱因斯确实这么做了。

      他像是个第一次做坏事的小偷似的心跳加速,略带紧张地俯下身去轻轻舔舐啃咬着卢西安诺粉红色的嘴唇,撬开他的贝齿探入口中触碰着久违的柔软,品尝着卢西安诺混合着酒香的独特味道。他吻了又吻亲了又亲,听见已然没有意识的卢西安诺无助地发出了轻微的,如小动物一般的呜咽声作为回应,恋恋不舍地松开嘴唇后又重新压了上去。

      这是他的卢西安诺啊,他多么想要进一步地占有他,可所剩无几的理智却还是迫使他停了下来。

      等一等,得再等一等。

      他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

 

      又是和上次一样的朦胧画面,澄澈的蓝色天空上落下金黄色的阳光。在贴着五颜六色小朋友画作的教学楼走廊上,跑过来了一个被迫穿上了白色小裙子的棕红色头发男孩子。

      因为他长得实在太可爱了——那些裙子上的蕾丝和蝴蝶结装饰在他身上是那么适合,甚至没有任何一丝违和感反而显得他好看极了。

      也许是因为班级中的男女比例不平衡,或着纯属是由于那个匈牙利女老师的恶趣味,他即将穿着女装在接下来的圣诞迎新会中出演小天使的角色。

      “呐,被我发现了哦。”

      而那个隔壁班的金发男孩子似乎偷看得太入迷,直到被发现了却还浑然不知。

      “抱、抱歉!”

      金发的男孩有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睛,穿着裙子的男孩觉着有些新奇。

      “没关系哦,因为今天爸爸妈妈都会来看我和哥哥的表演,所以我很开心哦!”

      “这样啊…你是要去礼堂吗?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可以呀。嘿嘿,你的脸很红呢!”

 

      酒精麻痹大脑的后果是即使做梦也一点都不舒服,卢西安诺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地梦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片段,好像都是些小朋友之间的事情。

      那个棕红色头发的孩子是谁?那个金色头发的又是谁?

      卢西安诺对于过去的记忆从来都不太清楚,而他将原因归在了自己记性天生不好和过一天算一天的颓废人生观上。

      其实他不希望这样的,他也想像那些光鲜的人一样名利双收,他也想在某一个方面或者某几个方面取得属于自己的成就。

      可是他究竟该选择去做什么?

      去做个社会哥小混混?不不不这是他最不愿意走的路,他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想穿成那副诡异的杀马特样子,更不想违背自己的道德底线去欺负弱小什么的。

      画画是他喜欢做的事,却遭到了哥哥的严肃反对和否决,而且他也不是未曾想过画画所能给他带来的未来是什么。就像现在这样随意地接着有一天没一天的单子画画插画赚一些微薄的版税吗?那不是他想要的未来啊。

      那么像普通人一样乖乖地回去学习?他还是不愿意。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孤立他的集体里。那些所谓的三好学生,所谓的社会哥社会姐以及最普通的同学都形成了自己的集体,他卢西安诺则是集体之外的另一个人。

      他在这个学校里和社会上从来都是一个人。

      不不不,肯定有人陪着他。

      他记得的,有人陪着他。

TBC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