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社会、社会[4]

仍然是社会你爱因斯X中二少年卢西安诺

尝试坚持日更…

今天真的很忙所以没改错字病句就直接发上来了orz希望没有,嗯…

前文链接:1 2 3

——————————

[4]

      卢西安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脏乱房间里。衣服裤子随处乱扔,摆在柜子上的杂物摇摇欲坠,半开的抽屉里东西堆得快要溢出来,各种乱七八糟的物品全部摊在了地板上,还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他扶着自己依旧胀痛的额头无力地坐起来,在床头柜上的一大团数据线中找到了充好电的手机。打开锁屏一看已经上午十一点了。

      弗拉维奥发来的短信让他松了一口气,这个不靠谱的哥哥昨晚并没有回家而是选择和他的西班牙男朋友在酒吧浪了一整夜。否则他要是知道卢西安诺昨晚宿醉在外指不定回去了以后两人又将在家里扭打起来。

      而编辑的催稿信息则直接被他无视了。毕竟催了也没用,就算最早也得今晚才能交过去,因为那最后一幅插画他到现在连构思都还没有。

      大概是因为基因遗传或者生活习惯的部分相同,卢西安诺和他重度洁癖的哥哥一样也实在无法忍受如此混乱的环境,哦,甚至连床单上都有一股刺鼻的烟味,真他妈的恶心……

      嗯?烟味?

      他依旧不太清晰的大脑里隐约浮现出了一个人名,他有些愠怒而疑惑地推开了房间门,嗯他没有猜错,那个人正十分悠闲地瘫在沙发上不屑地叼着香烟翻看着一本色情杂志,见到卢西安诺走过来便抬起头打了个招呼。

      此时还是不明所以的卢西安诺突然冒出了一拳把爱因斯打翻在地上的冲动。他也不知道理由是什么,因为他的脑海里除了无来由的愤怒以外还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疑问,完全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是怎么样的。

      不过介于他意识到自己肯定打不过爱因斯,以及他并不觉得自己和爱因斯有多熟也不想惹事的份上他还是选择了克制情绪。

      “这里是哪?”

      “我家。”

      “为什么我在这里?”

      “因为昨天你把我的啤酒抢过去喝然后就宿醉了,之后还吐了我一身。别用一副要杀了我的眼神瞪着我,是我把你弄回来给你睡的地方还给你干净衣服穿。要是没有我你现在估计就被偷了手机钱包露宿街头了。”

      听着爱因斯并不太有耐心的语气卢西安诺下意识想要反驳,可是细思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却又觉得他说的话并没有什么错。更何况他低下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看起来比爱因斯的尺码小一些,穿在自己身上却又显得很大的白衬衫。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们是情侣的关系,但是现在你说你忘了。”

      “编故事很好玩吗死基佬?”

      “别这么说你男朋友,因为你也一样。”

      “我他妈根本就不认识你这个死变态,老子喜欢女的。”

      “你这样说我很难过啊卢西安诺,就算是对陌生人说话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吧?”

      说着爱因斯把手机拿过来打开举在卢西安诺的面前,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张二人合影的自拍照片。照片上的爱因斯看起来比现在要稚嫩不少,金色的留海散在额前,带着一条伤疤的白皙脸颊上害羞般的染上了一层绯红色;卢西安诺则被他搂在了怀里,手中握着自拍杆笑得很开心,那根总是翘起的呆毛也弯成了爱心形。

      而手机屏前的卢西安诺却以难以置信的目光仔细看着那张照片。他沉默了,不可否认的是这张图一点也不像是P的反而真实得可怕,然而当他尝试在大脑中搜寻有关于此的记忆时却完全没有任何的结果。

      我是不是真的,忘记了些什么?

      如果事情真的像爱因斯说的那样,我之前这样对他是不是真的会令他很难过?

      可是脑海里真的没有任何的印象啊……我到底是怎么了。

      他有些心虚地想要看看爱因斯的表情是怎样的,视线移过去却正好对上了那双含着失望的紫色眼睛。

      “抱歉,我……”

      “不用道歉,因为我相信你没有在耍我。”

      “……”

      “不早了,吃完午饭我送你回家吧。”

      卢西安诺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论换做是谁,当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并告诉你他和你曾是情侣且不停地关心你时,没有谁不会觉得不知所措。

      更何况这个人还和卢西安诺一样是个男的,还是一个打扮得非主流的社会哥,还是一个生活习惯脏乱差又吸烟酗酒的不良少年。

      卢西安诺只是觉得自己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尽管他对于爱因斯有着些感恩甚至歉意,但是至少现在要是让他去喜欢上这个人的话,似乎真的有些强人所难。

      所以,比起让这个人顾念旧情继续对自己好,还不如离他远一点让他忘掉那个过去的自己并重新开始他新的生活。

      “不用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

      “喂喂,发什么呆啊卢西安诺?”

      “啊抱歉!”

      “说了不用道歉啊。饿了么?叫番茄肉酱意面的外卖怎么样?”

      “不用了!谢谢你!我现在就走了!”

      “吃完饭再走吧,我猜你应该也忘了这附近的路。而且你的衣服还没有烘干完成,过会儿吃完饭了正好可以换上衣服回去。”

      “可是……”

      “外卖我已经定好了。三十分钟内就到。”

      爱因斯的话里显然没有要强迫卢西安诺留下来的句子,可是言语中透着的意思却迫使卢西安诺不得不留下来。他很清楚无论卢西安诺说话有多难听心终究还是软的。毕竟他太了解卢西安诺了,而相比之下现在的卢西安诺却对爱因斯一无所知。

      “……谢谢你。”

      “噗,刚刚还骂我死基佬死变态的现在又那么客气,你是不是失忆还失出了个双重人格?”

      “去你的!那是因为你确实很讨厌啊。瞧瞧你的房间脏乱成个什么样子?跟垃圾堆似的,也不晓得你怎么能在那样的环境里睡着。还有你身上的烟味那么重,你自己难道不会呛着吗?”

      “啧啧,嫌弃我身上烟味重你为什么昨天还一晚上都抱着我?”

      “有、有吗?那怎么可能?就算有也是因为我喝醉了!”

      “哈哈,这样子才像你。”

      “妈的你在套路我?”

      现在卢西安诺比刚才更加想揍一顿爱因斯了,但他没有发现的是自己脸上简直红得像个苹果。他本想一拳打在爱因斯的脸上却被爱因斯故意绊了一脚,导致他一个重心不稳便被爱因斯揽进了怀里。

      “我艹你放开我!”

      “给我抱一下吧,就一下。”

      卢西安诺再次安静了下来,他知道爱因斯在抱着他怀念过去的那个卢西安诺,也感觉到了爱因斯真的很喜欢过去那个卢西安诺。可是爱因斯喜欢的不是他,那是另一个和他拥有同样身体的不同的人。

      啊……真烦。

      果然谈恋爱不如学习,搞基不如工作。

      “叮咚!”

      “外卖到了?怎么那么快。不会是哥哥又忘带钥匙了吧,他今天不是不回来吗……”听到门铃的响声爱因斯松开手把卢西推到一边,自言自语地站起身来捋了捋衣服,也不看是谁便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而门口却没有什么送外卖的小哥,按响门铃的是一个戴着黑色墨镜且穿着时髦的深棕色头发男人。

      “好久不见啊爱因斯先生,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TBC

————————————

终于上线的弗拉维奥先生!比起金发设定更喜欢深棕色头发的版本所以就这么写了,最近有点沉迷弗拉哈哈他真可爱。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