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社会、社会[5]

一如既往的社会你爱因斯X中二少年卢西安诺。

昨晚太困了然后出了点状况…所以删改了一下重发

良苦用心的好哥哥弗拉bu

回忆杀发糖啊我爱回忆杀

前文链接:1 2 3 4

————————————

[5]

 

      根据长久以来与哥哥相处的经验,卢西安诺总认为只要弗拉维奥一出现就会有坏事发生。

      他一点也不想让弗拉维奥知道自己被爱因斯带到家中留宿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在两人都刚起床不久没有洗漱打理,且卢西安诺身上还穿着爱因斯的衬衫这种容易令人误解的情况下。要是他能够预料到弗拉维奥会找到这里,他情愿躲在那间脏乱卧室的衣柜里也不肯被发现。

      可事实却是在开门的那一瞬间兄弟两人便已然四目对视并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卢西安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不太情愿地和自家哥哥打了个招呼后便沉默不语地发着呆。

      爱因斯则站在门口平静地跟弗拉维奥概述了昨晚发生的事,半真半假的信息掺杂在一起,略过了一些会令卢西安诺觉得难堪的细节。不过他冷冷的语气明显也并不太和善,似乎和卢西安诺一样不怎么欢迎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

      

      结果在弗拉维奥礼貌的请求下,卢西安诺穿上了烘干机里拿出来还没有完全干透的衣服并被哥哥带回了家。

      他们临走的时候爱因斯除了再见以外便什么也没说,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卢西安诺却觉得他的眼神里好像透着一丝不易发觉的失落。

      卢西安诺很讨厌这个大他四岁的哥哥对爱因斯说话时那幅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那样子仿佛诚恳得让人无法拒绝,实际上却又假惺惺得令人恶心;即使卢西安诺其实很清楚带着虚伪微笑的面具大概也是那些成年人在社会中的生存法则之一。

      可是如果要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隐藏在面具下面,这还是人吗?在他看来这更像是一个永远卸不下浓妆的歌剧演员,说的所有话和做的所有事都可能是假的,都可能只是做戏而已。

      他不愿意成为这样的人,一点也不愿意。

      然而比起这点来说,他现在更在意的还是弗拉维奥到底对他刻意隐瞒了些什么。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弗拉肯定和爱因斯早就已经认识,不然也不可能会找到他的家里地址并且怀疑卢西就在里边。这样的行为使得卢西安诺越发怀疑爱因斯对他说的话有可能真的并无虚言。

    可是为什么弗拉维奥要一直隐瞒?为什么自己手机的相册里没有任何爱因斯的照片?为什么通讯录和社交软件里也没有爱因斯的名字?为什么脑海中完完全全没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问题很多很多,不过卢西安诺并没有向哥哥提问。他可不想听见弗拉维奥继续面带着微笑和他讲道理最后引发一场没有必要的争吵。他已经16岁了,不需要去听那些道理。

 

    弗拉维奥也并没有开始话题。至少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和卢西安诺说话,因为他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弟弟总是能搞出一些刷新他忍耐限度的新奇事情,比如莫名其妙地被明明已经忘干净的小混混爱因斯带回家中留宿之类的。

    那些所谓原因估计也不全是真的,他很清楚这几个叛逆的小屁孩儿不会好好和大人说实话的个性。

    是啊,他们管这叫个性。他的好弟弟卢西安诺现在的那种该死的个性便是从爱因斯那里学过来的。

    真是令人生气啊,好不容易这个混蛋从卢西安诺的生活中被彻底抹去了,现在却又突然重新冒了出来。真是无法理解卢西安诺为什么会看上这种在社会底层苟且偷生的人……不行,多少次也不可以,不能让这种人再来影响卢西安诺的价值观。

    卢西已经16岁了,他的青春没剩下多久可以挥霍潇洒的了。

      

      回家的路上兄弟二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回到家之后自然也没有。卢西安诺如往常一样一回到家便把自己锁在卧室里,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来后凉在阳台上,毕竟他们拮据的生活中可没有烘干机的存在。

      已经过了截稿日,最后一张插画稿也不知道编辑还肯不肯收。不过说不定那个刁钻的女人就正好心情不错肯收下来并给他稿费呢?所以还是先画好为妙。

      卢西安诺打开手机浏览着编辑发来的文本。他现在接的工作是给一本不知何时就会停办的三流言情杂志画水彩插图,画的内容除了花花草草基本也就是俊男美女之类的东西。

      看完了文章卢西安诺不禁不屑地啧啧两声,又是一个文笔不好还非常俗套的黑帮老大爱上我的剧情,这种文章就算是换做语文一向不及格的卢西安诺他也写得出来,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插图该画什么呢?画画文章里那个什么黑道总裁吧,嗯…高挑健壮的身材,梳成背头的金色头发,脸上有一条刀疤,以及紫色的眼睛……诶这设定怎么有点熟悉。

      啊哈哈,爱因斯吗这不是。

      这样想着,卢西安诺越发地有兴趣,铅笔的笔尖快速地在水彩纸上移动着打稿子,脑海里尝试回忆这个社会哥的着装与长相。一顶自带阴影的鸭舌帽,粘在肩膀上掉不下来的风衣,一副蔑视一切的冷漠表情;还有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嗯,仔细想想的话他其实真的很好看。

      给画里的人穿上了一套笔挺的黑色西装,西装外套刻意地搭在肩头上,领带结打得靠下,白衬衫勾勒出肌肉的线条,表情凶巴巴的手里却握着一大捧漂亮的红色玫瑰花,带着刀疤的脸上染上了羞红的颜色。

      噗嗤,这个反差真有趣。

      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卢西安诺,这是给你的。”

      “不错不错,就这个样子去跟丽蓓卡表白她肯定会答应和你在一起的。加油啊爱因斯,不要辜负为师长久以来对你的特级速成撩妹教学。”

      “卢西安诺,这是给你的。”

      “玩够了没有……?快点去啊,人家女孩子还在那里等着你呢。”

      “我在和你说话呢卢西安诺,和我在一起。”

      “哦,爱因斯,今天可不是愚人节,你有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大概是疯了。”

      “发发疯没什么不好,其实我并不介意和你一起疯一场。花你还给不给我唔hdsdhe♡……”


TBC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