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社会、社会 [6]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的社会哥X中二病

拖欠了好久的更新…因为三次实在太忙orz

话说我最近好想开车啊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写?

前文链接:1  2  3  4  5

———————————————

[6]

 

       哥哥与老师的责骂和管制,或者是同学的冷落与孤立,甚至是一个自称是他男朋友的社会哥突然介入,这些事都不足以对卢西安诺的日常生活造成太大的影响,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周末的休息让他的精神缓过来不少,只不过腰酸背痛还是在所难免的,好在这也妨碍不了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他的手还有足够的力气可以握紧画笔。

       编辑收下了他晚交的稿子,他也如约收到了酬金并获得了新的约稿。那个看似严厉的编辑实际上就跟那刊言情杂志一样无力,即使装作审稿很严格实际上也都一直在草草了事罢了。毕竟除了卢西安诺以外也没有谁愿意收那么少的稿费提供那么高质量的作品。

       卢西安诺也不是傻子,这些他心里都清楚。他为这家杂志社画画的原因除了他确实擅长并爱好以外更多的是想向哥哥他们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他和别人不一样,证明他足够成熟可以养活自己,仅此而已。

       可是他始终觉得这不是他的格局。当他看着那些喜欢的画手考上名牌大学乃至功成名就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他的格局是什么样的。

       还有哥哥到底对他隐瞒了些什么,他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些问题真他妈烦,真他妈烦。

       回到他熟悉的天台上,继续画画,继续逃避,反正他才十六岁,他的人生还长,他还年轻。

       这么想着,他如往常一样推开了学校天台的门。

       啧,有人。

 

       “早安,卢西安诺。”

       看到爱因斯的时候卢西安诺懵了一下,鸭舌帽,紫色的眼睛,脸上的伤疤和嘴里叼着的烟没错。但是…他一个社会哥竟然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这还真是稀奇了。

       “早不安,爱因斯,真意外我们又见面了。”

       可是管他穿什么衣服卢西安诺对这个莫名其妙的人都没有太多的好感。他没忘记曾经和这个谜一样的社会哥奇奇怪怪的亲密接触使得自己即羞耻又尴尬。

       而且关于这个人他还有太多的疑问,他想知道答案却又不免怀疑这个人所说之话的真伪,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没有什么好意外的。”爱因斯不以为然地靠在楼梯间的外墙上瞥了他一眼,抖了抖手中的烟灰。

       卢西安诺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却突然想起来自己决定过离这个人越远越好,于是欲言又止思索着自己该如何应对。

       可是爱因斯手里的烟让他并没有办法思考。卢西安诺对烟味及其敏感,他恨极了这股味道。即使在他面前抽烟的不是爱因斯他也会选择远远避之,而他对爱因斯的反感值加成使得他更坚定地想离开。

       不过好奇心却令他再次犹豫。真的什么都不问就走吗?继续保持着被隐瞒的状态吗?

       真烦,真他妈烦。

       “你给我把烟先掐了再说话。”

       “要是我不掐呢?”

       “那我现在马上走。”

       “这点上你真是没有变。”

       “所以说你到底掐不掐。”卢西安诺愈发的不耐烦,“真的搞不懂你们这些烟鬼都是怎么想的,这种东西的味道真是令人感到恶心。”

       “抽烟和二手烟的味道可不一样,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它是什么味道?要不要尝一口?说不定你会爱上它。”

       说着爱因斯将那根尚在燃烧的香烟抵到了卢西安诺嘴边,看着卢西嫌弃的眼神后无奈地给他加了一个滤嘴。

       卢西安诺有些迟疑,爱因斯说的也不无道理,在他现在的记忆里他确实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这东西。虽然从小到大身边都一直有吸烟有害健康的普及教育,但是身为一个会熬夜熬到昏厥的少年他对此其实也并不怎么在意。

       要么就试试看好了?一口烟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经验告诉他尝试往往会是新的开始,比如在他尝试逃课之前他也从未想过这样其实也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后果,老师和弗拉维奥又不可能就因为他逃课而杀了他,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他接过香烟深吸一口,顿时浓烈而炽热的气体伴随着辛辣的味道给他的咽喉带来了强烈的烧灼感,就像是大夏天跑完一千米之后又吸了口汽车尾气,他可一点也没有感受到传言中什么全身舒爽飘飘欲仙的感觉,反而觉得这简直就是让他活受罪。

       “妈的……”

       果然社会哥们抽烟喝酒的习惯都一点也不适合自己,被呛到的卢西安诺气急败坏地将烟扔在地上踩灭,然后以恨不得要杀了对方的眼神瞪着爱因斯笑了笑。

       现在他没什么好犹豫的了,马上离开这个被社会哥占领的地方然后再去找一个不会被打扰地创作环境继续画他的画,很好。

       可是当他毅然决然地握上了楼梯间门把手的时候门却从里面被推开了。

       眼前这个人有些熟悉,她是谁来着……?

       哦,好像是教导主任。

TBC

 


评论(1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