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R18】走吧

#一直很喜欢的甜甜的bu鬼压床

#五一劳动节贺+200fo福利+ @MagLove 的点梗

#剧情乱七八糟的很迷

#简书吞我肉,全篇直接 渣浪

————————————————

      爱因斯现在有些后悔回到这个熟悉的北意大利小镇了。

      因为复杂的家庭原因,这个镇子算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这里风景秀丽,气候宜人,人们也都很亲和,即使地方不大,学校啊医院啊之类基础设施也样样齐全,少了大城市的一份喧闹留下了安稳与静谧。

      虽然说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和当地人洽谈他所属公司的房地产项目,但是在出乎意料地仅花了一天时间就将事务谈好的状况下他却感到无所事事了起来。

      他的老板清楚这里是爱因斯长大的地方所以特意将他安排过来确实是个好主意没错,然而他并不清楚其实爱因斯一点也不想再次踏足这里,毕竟这里给他留下的记忆他一点也不想去拾起。

      当这个德国人在走往宾馆的路上沐浴着夕阳像一般的那些归乡游子般漫步在儿时走过的街道上时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

      当已经年近三十岁还算事业有成的他路过曾经上学的中学时甚至有些胸闷不适。

      明明那件事都过去十几年了他却还是忘不干净?他也不情楚。

      反正他一直在对自己说他可一点也不想再去追忆那个死了十多年的初恋情人了。

      回到宾馆好好睡一觉然后早点起来去赶早班的火车回到德国才是他的当务之急。他没记错的话回去之后他就可以得到他的年假然后好好休息一下,这次他有些想去海滩看看能不能找个身材火辣的女朋友,虽然他从来没有成功过。

      在公司指定的宾馆旁的饭店吃完饭之后顺利下榻,收拾行李,洗澡,再然后就可以躺在舒适柔软的大床上睡一觉。

      酒店里的床确实很大很软,比爱因斯在法兰克福那间小公寓里的要好很多。他感觉今天自己特别的累,可是当他关上灯盖起被子闭上眼睛之后脑袋里却乱七八糟的。

      也许那是因为窗帘没拉好的关系?夜晚清冷的月光透过间隙映在被子上,大概是爱因斯的错觉,他感觉那道光像是缓缓会成了一个人形……

      然后他就感觉到全身上下不能动了。

      这他妈的是个什么状况?倒是好像听同事本田葵说过,似乎叫做……鬼压床?

      所以他现在是被鬼盯上了?是要死了还是什么?他还不想死啊。

      “爱因斯,老子压住你了。”


      虽然自从爱因斯读大学离开这里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跟别人提过,但是他确实无法改变自己十多年来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事实,无非也是他一直单身的原因。

      只不过也许是因为时代太遥远,也许是因为太久未曾谋面,卢西安诺在他脑海里的印象似乎逐渐被美化成了一个多愁善感乖巧善良的少年。可是当他真的再次见到这个十三年前被车撞死的人…或者说鬼之后他才真正回忆清楚了卢西安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子。

      此时的卢西安诺正恶作剧般地按着爱因斯的双手压在他身上,玫红色的眸子里除了胜利的成就感以外还显而易见地透露着久别重逢的激动——从那张定格在十七岁的年轻的脸上。

      爱因斯的心情复杂极了,他也不清楚到底该如何去形容现在的想法。对于鬼神之说他一直觉得不过是些骗人的把戏,然而当真真切切的鬼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却又无语反驳,只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搂住了身上那人的腰。

      “卢西安诺?……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下来?”

      “好不容易见面了就只跟我说这个?一点也不表达一下思念之情什么的?”

      “我更好奇你现在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

      边说着爱因斯边反手抓住了卢西安诺的双手将他摁在身下。少年身上穿着的依旧是死去哪天的校服白衬衫,发型容貌和性格也都与从前一模一样,惟独皮肤却不似常人般地惨白与寒冷。

      “是死的,所以你嫌弃我咯?”

      “你觉得呢?”

      “身为一个混蛋你现在肯定就是这么想的。”

      大概是为了反驳卢西安诺,爱因斯下一刻便托住了卢西的后脑将自己的唇覆上了那人的唇瓣。炽热与冰冷触碰交织,轻轻啃咬吮吸时对方的抗拒和无可奈何,这也许就是和鬼接吻的感觉,确切的说,是和现在的卢西安诺接吻的感觉。

      从反应来看被品尝的人儿对此一点也不反感,互相争夺主动权是一场再有趣不过的游戏。少年如他所料毫不因体格与年龄上的弱势而示弱,而是一点也不客气地迎合反击。

      在两人或者仅仅是爱因斯快要吻到缺氧的时候他才松口离开了战场,深吸两口气之后才突然意识到此时自己应该冷静些为妙。

      这个人…这个鬼到底是不是卢西安诺?看着那幅得意扬扬的样子应该没错。可是他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重新出现?他们刚刚在做什么?

      在酒店的单人床上相拥而吻?和一个十三年前已经死了的初恋情人?

      这无论怎么听起来都那么荒唐。

      但荒唐又如何呢?

      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滴滴滴开车了,往上翻链接】

      多年以后爱因斯依旧记得那一幕。

      窗外的微风轻轻掀起了薄纱窗帘,在深蓝色的安静的夜里,靠在他胸前的卢西安诺一直在哭。

      他赤裸的身体依旧冰冷刺骨,可是爱因斯却坚持紧紧抱着。他们太久太久未曾相拥,此刻的爱因斯只想给怀里可怜的孩子多多少少一点安慰。

      渐渐的,他感觉到卢西的身体有了温度,暖暖的,就跟十几年前一样。

      爱因斯闭上眼睛,脑海里便全部都是过去的事。那时候他还年轻,他们一起走路去上学,互相偷吃对方的零食又在考试一起勾结着作弊;他们圣诞夜裹着同一件外套坐在寒冷的街头相拥取暖;他们在约会的时候走散了,好不容易找到卢西时他正站在马路中央,突然间一辆大货车飞驰而过。

      然而爱因斯并没有成功地像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以超过货车的速度冲上去,而是擦过了倒车镜被撞倒在地上。

      鲜红的血液飞溅在空中,爱因斯怔住了,前一秒还在对着自己招手的人下一秒却化作了一滩没有生气的血肉。

      可是过去的时间无法倒流,发生的事情挽回不了。

      当爱因斯睁开眼睛的时候卢西安诺已经没有了哭声,他的身体变得愈发透明,滴落的泪水消失在空气中,唇瓣一张一合却说不出话。

      当透明的手指穿过胸口时爱因斯发现自己已经触碰不到他,只见他身形的轮廓逐渐化成了碎片斑斓,留下一个温柔的微笑和一瞬间星辰璀璨般的颜色,最后归尽在了安静的夜里融入清冷的月光。


      在那以后爱因斯每一年都回会来给卢西安诺扫墓。

      他无数次地猜想着当年卢西安诺当年为什么回来。

      兴许是他死后灵魂留在了这个镇子,兴许是他和恶魔达成了约定让他可以特意来一趟,兴许那只是他做的一个梦,尽管他并不这么想。

      反正之后卢西安诺便再也没有回来过,他能够追忆的也只剩下了年轻时留下的黑白照片和那个晚上的意乱情迷。

      卢西为什么回来看他?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爱着卢西安诺,从以前到现在,从来没有改变过。

-End-

评论(38)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