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异色独伊R18】苹果

 @Nyula小拉_Globe 的点梗!拖了好久真是抱歉…罗马贵族独X奴隶伊,对就是本家万圣节那个梗的paro!

肉!好多肉!甜得都快腻歪了我发糖真爽呜呜呜。

全程ooc,卢西后期被我写得好软啊可是我喜呜呜呜。

全篇直接戳这里走微博

 ——————————————————————

 

 

    爱因斯在遇到卢西安诺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讨人厌的奴隶。

    糊弄着混过去家务活,往食物里加奇怪的调味品,对于主人的命令不屑一顾还公然地躺在爱因斯这个元老院议员的儿子的卧榻上睡午觉。

    他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身为一个奴隶要是这么做主人是有权利将他处死的。

    “卢西安诺,那是我睡觉的地方。”爱因斯无奈地走到他自己的床边,看着斑驳的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卢西安诺的脸颊上,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无法否认即使这个家伙的行为那么恶劣却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奴隶。

    “呼……”好看的奴隶紧闭着双眼并没有回应他的主人,鼻腔里传出细微而匀称的呼吸声,良久爱因斯才意识到自己是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的。

    “……”爱因斯捂着隐隐作痛的胃想责骂他却又不知该如何措辞,也许当时答应了带上这个家伙独自搬出来住就是个错误。去他的带个服侍左右的奴隶,爱因斯甚至怀疑当时他那个早就看他不顺眼的后妈将卢西安诺硬塞给他肯定是故意要整他。

    因为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个正常的奴隶。

 

   他还记得卢西安诺和他初次见面时的第一句话。不是怯生生的“主人您好”,也不是毕恭毕敬的“请吩咐我工作”,而是一句爱因斯这辈子都没从奴隶口中听到过的话。

    “老子迟早会逃出去的,你给我等着瞧。”

    正半躺在榻上边吃苹果边看着从哥哥床头偷来的小黄书的爱因斯当即懵了一下,然后便想按照家里的规矩使唤其他人把这个忤逆犯上的家伙拖下去鞭打,可晃了晃神才意识到他已经被后妈塞到了这个“专为他准备的新房子”里。

    这里好是好,屋子明亮宽敞,钱给够了他也不愁吃穿,只可惜能够“侍奉”他衣食住行的奴隶就只有这个叫卢西安诺·瓦尔加斯的家伙,并没有什么其他人。

    态度这么狂妄还他妈侍奉个屁啊??

    这一看就是欠揍欠调教。

    没有奴隶可使唤的爱因斯决定亲自动手,他站起来快步走到卢西安诺身前,拉紧卢西安诺脖颈上的锁链将他整个人提起来,迫使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当他正准备开口训斥的时候却感觉到手里握着吃到一半的苹果被一只小手抢走了。

    卢西安诺一脸理所当然地咬了一口苹果,完全无视了爱因斯怒火中烧的神情,顺带十分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这苹果不错,挺甜的。

    “如果你给我苹果吃……我可以考虑暂且做我拿手的料理给你尝尝,当然你需要给我提供食材和厨具。

    “别这么瞪着我,对我凶巴巴的我可是什么都不会做的。”

    “……你需要什么食材?”

    想了想自己饿到疼痛的胃爱因斯还是妥协了,毕竟把这个家伙打死打残了就真的没有人侍奉他了。在这个奴隶越来越贵的年代他不觉得那个后妈还会再给他派来一个更好使的奴隶,何况他自己搬出来之后更是完全不想再和家里有什么联系。

    “厨房在哪里?”

 

    看着卢西安诺愉快地吃着苹果走进厨房之后爱因斯赶紧拆开了家里管家寄来的信件。

    没错,关于这个奴隶的身份信息。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罗马贵族后裔,祖父由于参与了一年前的叛乱所以全家人被废黜成为奴隶……也就是说他曾经也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难怪那么狂妄那么任性。

    可是无论他以前是什么样的,现在作为一个奴隶就应该尽他身为奴隶的本职才对。爱因斯也并不是什么大善人,更不打算继续纵容他任性下去。今后一定要严格地按照规矩限制和惩罚这个奴隶的言行举止,让他意识到自己只是个寄人篱下仍人宰割的奴隶。

    至少当时的爱因斯是这么认为的。

 

 

    卢西安诺做的饭很好吃,但是每次爱因斯都只能获得他所提供的食材一半的食物,有时候甚至会更少——卢西安诺总是毫不避讳地和他坐在同一张桌子前和他用着同等的餐具用餐,餐盘里的食物还比他的主人更多。

    当然也不排除个别卢西安诺心情不好的情况。假如爱因斯训斥了他或者做了什么令他不悦的事情他便会无比恶劣地在这位主人的食物里加一些古怪的东西,比如说动物的内脏和血液,或者是狂撒香料和盐。然后再满意地看着爱因斯一脸生无可恋地误食这些不可食用的东西后捂着嘴巴笑出声。

    他很清楚爱因斯也拿他没办法,因为这栋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爱因斯根本没得选。

    所以他才敢继续这样猖狂下去。他不想干的脏活累活就扔在那里等着他的主人亲自动手;他不喜欢脖子上的锁链于是勒令爱因斯帮他摘了下来;他嫌弃那些配给自己又脏又破的衣服于是翻出了爱因斯的衣柜里最昂贵的服装穿在身上。可是由于那太大了不合身,爱因斯只好带着他去裁缝的店里给他定制新衣服,款式和材质全都任着他选。

    “冒昧地问一句,那位先生是您的丈夫?”年迈的老裁缝在帮卢西安诺量腰围的时候笑眯眯地问道,这个月的卢西安诺又比上个月来的时候胖了一些。

卢西安诺连忙摇头否认说不是,却没注意到爱因斯在一旁转过了身掩饰着红扑扑的脸。

    他一直都没有注意到。

    回到家用完晚餐之后就是睡觉时间了。往常卢西安诺都会爬到爱因斯软软的大床上和他一起睡,入睡前爱因斯会喝上一杯啤酒,然后习惯性地等卢西安诺睡着之后把他抱在怀里。

    可是今天酒桶里的啤酒却喝完了。爱因斯不得不试探性地让卢西安诺出门去帮他买一些。因为他知道卢西安诺往往会拒绝他的要求,然而或许是看在今天带他去买了衣服的情况下卢西安诺竟然答应了。

    爱因斯给了他一个银币,然而一桶卢西安诺可以提的动的啤酒根本不值那么多钱。卢西安诺满意地拿着硬币套上外套出了门,家对面一条街的拐角就有卖酒的店。

    爱因斯静静地半卧在床上凝视着床头摇曳的烛火等着卢西安诺回来。卢西安诺不在的夜晚很安静,冷清的大房子里也不会再有其他人和爱因斯说话。

    即使在原来的家,也不会有其他人和爱因斯说话。

    自从母亲死后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就越来越僵,后妈来了以后他更父亲更是没有话说了,小时候唯一关系还不错的哥哥在好几年前便参军去了。毕竟是身负众望的贝什米特家长子,为了继承家业必须要去军队里历练,和爱因斯这样不受宠爱的次子所受到的待遇肯定是完完全全不一样。

    不过爱因斯倒也不反感现在的生活,闲适而安宁,还有他的卢西安诺陪着他……嗯,一个奇怪的奴隶。

    没错,卢西安诺只是个奴隶。

    可是爱因斯喜欢他。

    从很早以前,爱因斯就发现自己喜欢他。

    他喜欢卢西安诺为他做的美味的饭,他喜欢卢西安诺在收到礼物或是捉弄自己成功后愉快的微笑,他喜欢深夜里在自己怀中沉沉睡去的卢西安诺安心的表情。

    可是卢西安诺去哪了?

    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却没有回来。

    爱因斯突然想起了他们初次见面时卢西安诺对他说的话:

“老子迟早会逃出去的,你给我等着瞧。”

 

 

    有奴隶从家里逃走是每家每户都经常会发生的事,这些出逃的奴隶要是被抓回来之后所获得的待遇便是毫不留情的杖杀,作为对他们行为的惩罚也为了警醒其他奴隶不要重蹈覆辙。

    可是总还是有人会选择铤而走险,因为自由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比起终日受人欺凌虐待谁不愿意去自由地追寻自己的生活呢?

    卢西安诺说不定也是这么想的。

    尽管爱因斯已经对他很好很好,但是终究没有自由来的更好。从长期的相处中爱因斯早就发现了曾经的贵族少爷卢西安诺在能力上也与普通的奴隶大相径庭。除了厨艺之外他还精通文学,戏剧,以及绘画艺术,这其中的每一门技术都可以使他获得丰衣足食的生活,他没有必要一定要依赖着爱因斯才可以吃到甜甜的苹果。

    所以他是在爱因斯对他终于卸下了防备之后逃离了吗?

    爱因斯不太相信,或者说他不太想选择去相信。

    

    爱因斯当即起身出门去卖酒的铺子询问卢西安诺的下落。他尽量用冷静的表情掩饰着内心的慌张。他快急疯了,这不仅仅是损失一个奴隶给他带来的损失所能造成的心情。

    卢西安诺远远不只是他的一个奴隶。

    深夜的街道上亮着点点灯火,静谧的道路上只有寥寥无几的行人。爱因斯有些害怕,仿佛卢西安诺也会被这样黑色的夜晚所吞噬进去,去到他找不到的地方然后从此消失。

    “棕红头发的少年?今晚没有看到过呢。红眸和翘起的呆毛?我记得他以前来买过葡萄酒。诶?奴隶?这穿戴打扮…当奴隶的日子过得可真惬意……”

    “棕红头发?我倒是看到过好几个。还有红色的眸子啊?这我就没见过了……”

    “你说的那个人我刚刚看到了!他往城东走去了呢,对就是顺着这条路没错。”

    没有记错的话,城东是出城最近的一条路。

    爱因斯顺着沿街店主的指路快步奔走着追寻卢西安诺,想着等他找回了卢西安诺以后一定要拿根绳子把他绑在家里再也不给他出门了。

    现在的他根本离不开这个顽劣的奴隶。

 

    直到熟悉的身影扑入眼帘爱因斯才松下了一口气。

    卢西安诺看到他之后若无其事地朝他挥挥手打招呼,还没反应过来却已经被爱因斯猛地报在了怀里。

    “爱因斯?怎么了爱因斯?你在哭?那么大个人哭什么啊?看我走那么远给你到最好的酒馆买了最贵的啤酒哦,快点夸我,喂你别乱动酒会撒的,唔……”

    没等卢西安诺话说完爱因斯便俯身附上了他的唇瓣,舔舐品尝着卢西安诺唇舌间的柔软,也不管什么啤酒便将他紧紧抱在怀里,有力的双臂抱得卢西安诺腰间生疼生疼。

    爱因斯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和一个卑贱的奴隶在黑暗中的街道上拥吻?

    嗯……这是他的奴隶,他想对他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 

【接下来就是肉的内容啦上拉戳外链哦】

评论(33)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