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啦叽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独伊】暖春

国设史向,简短,糖发多了混进去点玻璃渣,算是独伊日贺文。

想说的话放在了最后。

——————————————————

       

       弥漫的硝烟与挥洒的血液,致命的毒气和纷飞的子弹,而在这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以后,换来的是所谓象征和平的谈判——所谓领土的割让,政权的转移,以及大量的赔偿金……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可撇开那些或得益或失利的政治家军事家们,真正受到战争摧残的其实还是人民——还是这个国家本身。

       1945年4月23日,意/大/利北部的萨/罗共和国彻底瓦解;六天后,德军在北意/大/利宣布投降;9月2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

       战败对于费里西安诺来说早就不是第一次经历了,甚至在上千年来的生命中早就成了家常便饭一样的事情。可是无论多少次,当刀剑刺破皮肤划过心口的时候都还是会疼得无法忍受。

       输了呢,可是为什么?

       是因为自己太没有拖了后腿吗?还是因为伊万和阿尔他们太厉害呢?或是因为自己……本就选错了阵营不应该和那个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站在一条战线呢?

       不,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因为最后那个。

       即使路德很死板又很残忍,是他们口中的“坏人”,可那又怎么样呢?

       费里西安诺只知道自己喜欢他。

       无关国家元首,无关政治思想,费里西安诺爱着的是那个真真切切的人,可以触碰能够相拥的人,会在他无助的时候不远万里地帮助他,会在寒冷的夜晚和他相拥而眠,会与他坚守着度过最痛苦难熬的冬天。

       尽管在冬天过去之后战争依旧没有结束。

       战争结束之后他们还是没有获得胜利。

       不存在的,所谓的暖春。

 

       在那之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费里西安诺都没有与路德维希见面。从传闻中他得知了德/国重建得非常顺利的消息才悄悄安下了心。可是当每年冬天白雪覆盖世界的时候他却还是会思念起1941年的冬天,那是动荡的年代里仅有的幸福,严冬之中唯一的温暖,那是和爱人在一起的岁月,那是相守永远的誓言。

       而当一切都在所谓的和平中化为了尘土,当甜蜜的爱人长久分隔两地未曾相见,当德/国与意/大/利的关系决裂,当钢铁协约变成了废纸,当那一枚铁十字的项链消失在了世间。

       费里西安诺脑海中却还是只有一句话,

       路德…希望你好好的…

       

       费里西安诺早就习惯了呀,朋友,爱人,亲人,因为他们是国家,所以他们之间永远没有办法存在真正的感情。尽管他们可以自我蒙骗,可以肌肤相亲,可是他们总有一天会分开,会敌对,会消失。因为他们身为一个意识体无法去主宰这些,意志全部被一代一代的位高权重者握在了手里。

       他是费里西安诺,是意/大/利。

 

       费里西安诺站在镜子前理了又理自己的领口,今天听上司说又要去开一个什么什么会议。反正阿尔那些家伙特别喜欢开会开会开会,只不过以往都是哥哥出席,这次哥哥生病了自己只好代替他去。

       他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踏出过国门也没有参与过国际上的会议,世界现在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他都不太清楚,记忆里的那个人还记得自己吗?他也不知道。

       应该会记得的吧。给他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害得他打了败仗又分崩离析,自己肯定是他一直都不会忘记的仇人。

 

       “费里西安诺?你迟到了!都那么久没见了怎么还是不知道应该守时一点?连鞋带也没有系,哦,真不让人省心……”

       “ve!!!”

       “费里西安诺?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

       “报、报告队长!我中了超可怕的病毒需要抱抱亲亲治疗才可以!”

 

       这就是暖春。

 

-End-

————————————————

5.22是钢铁协约签订来着,借题构思着贺文就想起了我的非常古早的《在冬天以后》

由于当时后来一直在蜜汁负能所以很可惜没能将文写下去,现在心境变了好多填坑有些脱节,但又不太想让它一直坑着,于是这篇算作是给了一个潦草的结局。

因为那篇比较黑历史的我就不放外链了,虽然我其实还是有那么点喜欢//。大概是对于独伊这对cp的理解和最喜欢的感觉。

想表达的很多这里写的很拙劣,但是真的还是想粗浅地表达一下对他们的爱吧w

祝福他们好好地永远在一起。


评论(5)

热度(75)